影视剧番外如何成为精彩的《回响》

时隔大半年,导演辛爽用15分钟把“隐秘粉”拉回来,送上了不亚于原剧的震撼。

—————

“你不是说每道题都应该有更好的解法吗?”

“我希望我能一直呆在这个夏天,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我们不是相信童话吗?”

2020夏季爆款悬疑剧《隐秘的角落》导演辛爽,最近干了一件非常酷炫的事。他带着剧组原班人马来到一台晚会,直播表演《隐秘的角落》番外篇—《回响》演员秦昊、荣梓杉、史彭元、王圣迪再聚首,呈现“一镜到底”的演出,还原剧中朱朝阳的家、少年宫教室、片头灰色楼梯,还有三只小鸡动画剧场等经典剧集场景。

隐秘的角落番外篇的呈现,无论是场景、打光、运镜还是配乐,都让人恍若看剧。直到结尾,画面里陡然出现坐在监视器前的辛爽和一群,观众如梦方醒:原来这是直播。

“番外”一词来自,相当于中国人习惯说的“外传”番外是对正文的补充,通常不录入正文,是主动在题材中加入的部分。番外有很多种,有的番外是让原作中的角色开启新的“支线剧情”有的番外则是深入展开了主干故事中提到但未细说的部分,算是给读者一个交待。

隐秘的角落番外篇回响就糅合了多种番外形式。回响既补充式地展现了朱朝阳在那个夏天之后的状态—他的人生并未真的“重新开始”梦境般的闪回片段揭示了他内心的痛苦和愧悔,同时还隐晦解答了正片里留下的悬念,比如严良和普普的确离开了人世,朱晶晶出事和朱朝阳是有关联的。

故事中,那年噩梦似的夏天一直“回响”在“朱朝阳”的余生,直至暮年,他依然回想第一次为严良和普普开门的瞬间;故事外,观众也在回望被“小白船恐惧”支配的夏天,起鸡皮疙瘩之际,二度解构剧中交织复杂人性的“童话”

时隔大半年,导演辛爽用15分钟的时间把“隐秘粉”拉回来,送上了不亚于原剧的震撼。

近来一些热播影视剧也出现“预留的精华”不能称之为番外,形式上更接近“彩蛋”或者“梦幻联动”

例如《想见你》播到尾声,由于大结局被提前泄露,剧组做出热血举动:火速召集原班人马拍了一个“彩蛋”崭新的平行时空里,17岁的黄雨萱为已拥有工作室的李子维庆祝生日—他们这段相遇是自然而温暖的,再无“虐恋”

还有《棋魂》的VR版番外,时光穿越到南梁,褚嬴出现在棋盘对面,还坐上心心念念的自行车。时光对他说:“褚嬴,自己和自己下棋,很寂寞吧?从今往后,我陪着你下棋。”稍微安抚了一下对剧集里褚嬴消失“意难平”的心碎观众。

可以说,原始剧集的故事魅力越“勾魂”我们就越渴求一个番外篇,用以安放或释放自己在前者里积攒的情感。这次走红的《回响》是很好的试水和“打样”番外篇是否可以被纳入剧集创作的一部分?

当然,番外的诞生有其必要前提和创作难度。首先,只有原剧足够火,观众追完剧意犹未尽甚至到了“放不下”的程度,才有写番外篇的必要。其次,番外篇意味着要让导演、编剧创作完成后,尚有余力给原作一个加分的结尾。这就如同大厨烹饪大餐之时,脑子里还琢磨如何把一桌的精华“留一手”等食客用餐完毕准备离开时,变戏法一般端出“预留的精华”让大家打包带走。

纵然难度高,但有一类影视剧让人尤为期待番外篇:原始剧集“三观很正”承载了感人至深又震人魂魄的情怀,让人无论“重刷”多少遍都能常看常新。

例如《琅琊榜》第一部中“琅琊榜首”梅长苏悄无声息的离世是所有人的“意难平”“琅琊榜”系列第二部播出,内容和前作关联不大。但观众还是抠出了一点“不是番外也当番外”的联结,比如年迈的琅琊阁主蔺晨出场时,谈起萧庭生的军阵之才,感慨了一声:“有当年那个人的风采。”观众秒懂,“那个人”是第一部里的梅长苏;萧庭生临终中说,“得遇先师指导,去除了我心中的怨愤”是指少时在梅长苏身边学习的往昔。

对于不少观众来说,因为过于沉浸和喜爱,无比好奇是否在故事未展现的时空里,所有人还有新的存在痕迹?或许某些经典的好故事,可以在恰当时机借助番外篇的形式,给予心心念念的观众一种“回眸”仿佛最初付诸的笑与泪,还能在时过境迁之后意外得到一声回响。

沈杰群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番外篇

番外篇,即番外作品,是衍生作品的一种,是既有电视节目、广播节目、电子游戏、小说等作品的旁生创作。番外作品通常带来不同程度的成功,有些番外作品成为人气作品及最新的续作,有的受欢迎程度超越原作,有的则是不得好评而大大缩短寿命。许多人认为这是属于动漫相关属于术语,这是错误的理解。动漫番外篇仅仅是属于番外篇的一个类别。同时二次创作并不属于番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