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华晨宇始终拥有迷人的少年气息 一路繁花相伴

最开始认识华晨宇是在四五年前的《快乐男声》,穿白T,戴黑框眼镜,光脚在舞台上唱《假行僧》。“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我有这千山和万水”,他把后两个“有”字咬得狠,头也跟着节奏用力往边上甩,到“万水”的“万”字,他嘴型打得很开,声音拉长了小半拍,肩膀也跟着滑下去,需要仰头对着支架上的话筒去唱,这让他看起来非常投入。就被他吸引住了。再循环听的时候,听出那句“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的“谁”字,他往内收了,收成近乎耳语的那种小声,却正好唱出了这句词所表达的自我隐藏。唱得非常巧妙。

愿华晨宇始终拥有迷人的少年气息 一路繁花相伴

他在舞台上是极度沉迷自我世界的,除了声音,他更多是通过自己的舞台状态,向听(观)众传递感情。不是那种两眼含情看着你的主动传达,是他闭着眼、握着话筒站在那,并不和你互动,你就会被不自觉吸引过去。台下的他,又像一个看似懵懂的单纯少年,笑容人畜无害,让人没有抵抗力。台上台下的反差,让他变得更为迷人

单听他的歌,可能并不算非常好,但看他的现场,就非常容易被吸引。不知道是有专门的造型师还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每次的服装都非常特别,从“快男”到“歌手”,以及其他的演唱会,一路看下来会发现他的着装,和别的歌手那种在舞台上的浮夸不一样,他穿的一般都很简单,早期是T恤,后来在裁剪上更有讲究,即便是亮片服装,他也不会穿得很夸张。

吸引人就在他仰头闭眼,一手紧握话筒,一手张开跟着旋律微微晃动的瞬间,那种投入感,引你跟着他走。他又用自己如穹音绕顶的吟唱,引你再往深处去,让你甘愿沉迷,是那种让人禁不住合上双眼,放弃肉体,让灵魂跟着抽离出去回旋飞升的快感。

几年后人气高升,他摘下眼镜,气场也比以往参加选秀时强大,有了一呼百应的底气。在“歌手”唱《我管你》时,现场一票粉丝跟在他一声“say”之后全场和吟,那种沉浸式的绕梁盘旋感,很让人愉悦。可能是由于这首歌本身酷酷的调性,他在这里也开始耍帅,虽然这个行为极容易引人反感,但被他迷到一定地步,这种行为也就是可以被接受的了。舞台上他的侧脸,真的很让人痴汉。整首歌有好几次以他的“say”和“go”起头,让全场观众跟着和吟的部分,被他唱出了几种不同的迷人。一开始是温柔的轻声,后来有魅惑的召唤,有疯狂的嘶吼,甚至有只需手势的不令而从,那姿势好看到让旁边的李维嘉忍不住对着镜头学样(笑)。这个视频的摄像和剪辑也配合得很好,男女粉丝的应和拍得美,还拍到了其他歌手的不同反应,不知道名字的蓝衣大叔笑里有欣赏,腾格尔的眼神透出了那么点心虚,是那种自古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怯虚。

在《齐天》里,可以说是把他的高音和吟唱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这首歌慢的部分,他唱得很连绵,是一部分的至尊宝,rap部分的词,孙悟空大闹天宫时的少年气性,被他完全释放了出来。“望断天涯”和“原来一无所有就叫做齐天大圣”部分的高音,乐器声消失,全场只剩人声酣畅响彻,直上云霄,配合上镜头的旋转倒立,画面强化了声音带给人的失重眩晕感,直教人灵魂飞升外空,不知今夕何夕。

末尾的低声吟唱,他奇怪地达到了用声音营造画面感的地步,那种决战大BOSS之后,天地寂静,原野只剩废墟,尘埃缓缓落下,人的背影在茫茫灰烬中逐渐消失的荒芜清冷感,浸入人心。

这大概也是华晨宇给我的感觉,他唱的很多词都是少年心气才说得出的话,动不动就要天地都为之让路,但正是他那种少年心性,紧闭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用尽整个身心的气力所呈现出的执着与唱出的力量感,令人动容。

有时候也会在想,等他再上些年纪,又会唱什么样的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