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的心念

早春的心念

被回归燕子的问候唤醒睡梦,被路过的清风轻轻掀开被子,借柔软柳枝揉揉慵懒的纤腰,用细雨清露洗净灰暗的脸颊,再把草尖的嫩黄青绿描上惺忪的眉眼,顺带上桃红杏粉装扮的心事,晨曦中醒来的春天,便成了一位明眸皓齿、鲜亮清秀、活力四射、衣袂飘飘的女子,一缕馨香顿时钻入尘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骨髓每一个心瓣,酥痒酥痒,一份柔软和萌动瞬间滋生、生长起来。

或许,温暖、清香,便是早春特有的魅力味道,悸动、勃发,便是初春怀揣的极致心念。

图片

春来草木知,万物气象新,山川换妆容。初春到来时,脚步总是轻悄细微,身影总是轻盈飘逸,姿态总是脉脉深情,不知不觉就被她拥入怀中,用心用情亲吻。

旷野里,尽管阳光还略显单薄,却养眼暖心,风虽柔软,却吹面不寒,雨虽清凉,却沾衣欲湿,景虽矜持,却润物无声,花虽羞涩,却也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接踵出场,那些零星的残雪,依旧覆盖着梦的初衷,令人无限遐想。

图片

林间干枯羞怯的枝头,思念已抽出点点新芽,小鸟开始把私语吟唱成悠扬的新春曲,泥土柔软的富有弹性,每一条缝隙里都似乎有一阵阵的芬芳泛起,一粒粒的种子酝酿萌发,星星点点的小草,也开始把一抹绿涂抹渲染,不甘落后的冰层在柔风中呐喊着解冻。

还有虫在鸟鸣中翻身苏醒,有婴儿在哭声里降临,有新人在欢喜中挽手,远远的,好像有蜂蝶正在飞舞着赶来,参加这一场盛大隆重的聚会,所有的万物都在不由自主中欣然契合、回应,井然有序中一一转换、登场,掩不住一片青翠叠加泛起,挡不住一泓涟漪跳跃涌动,绊不住一缕甜恬铺展漫溢。一年初始,花事如旧,斯人如是,却竟然如此具有仪式感。

图片

自然和人生一样,身心和灵魂一直都在随时光行走、修行。此时,光阴的气息是柔和温暖的,岁月的步调是沉稳老练的,人心更是飘逸惬意的,情愫更是激顫膨胀的,甚至有点急不可耐,不仅局限于迎接和拥抱时光的春天,更多的是在寻找追赶着更好的生机,借着春的蓬勃蠢蠢欲动,尤其是那些压抑、憋屈了许久的希望、期许和梦想,在乍暖还寒处卯足劲儿肆意纵横蔓延。

似乎忍受不了早春来时的忸怩羞怯,早已不能满足急切的渴望,急匆匆超越了季节的节奏,追赶着风随意浪漫的身影,邂逅着草长莺飞的美丽盛况,编织着十分春的圆满梦想,只想对着太阳笑一眉,便能渲染出一页莺歌燕舞的景象,描摹成一幅万紫千红的心画;向着山谷喊一声,便能呼唤出一串悠扬悦耳的情歌,回响成一曲萦绕缠绵的旋律;或者挥手扫一袖,便能掏拾出一行勾魂摄魄的情诗,塑捏成一笺感天动地的故事。

图片

也是,经过一冬的休养生息和养精蓄锐,春来时最早苏醒萌发生机的恰是心性,最急切释放抒发情感的正是心愿,几乎没有什么生命喜欢在旧时光里哪怕多一分钟的停留,也没有人愿意在寒冬中哪怕多一步的徘徊,脱了冬装的身心,最明显的姿态和感觉就是轻松、舒适和急切。不老的心念,既是最多情最痴迷的顽主,也是最放荡最陶醉的春心。

最是一年春好处,唯有心念不可负。这心念,便是初衷的私语,心灵的意趣,精神的圣地,灵魂的禅境,远方的情怀,随着心性律动,与山川河流、花草树木一起真诚祈愿,许相遇的每一寸时光都充满缱绻的柔情,让生活的每一个片段都极具绚烂的色彩,使生命的每一缕情节都蕴含神奇的活力生机。

图片

早春的心念,总是湿润柔软又满满当当的,轻轻一捏,就可溢漫出来,稍稍一碰,便能流淌开来……

-作者-

强生隆,甘肃白银人,喜欢在文字中寻找乐趣,用笔分享善良,用情感感悟世事。作品散见各大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