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姐弟”

原标题:“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姐弟”

“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姐弟”

“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姐弟”

“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姐弟”

近日,电影《我的姐姐》热映,姐弟情深令无数观众动容。而在江岸区百步亭社区,真实上演的现实版“我的姐姐”,更是令街坊邻居动容。从手拉手长大,到一起满头白发,这份姐弟情跨越了70年。

每天傍晚,在百步亭现代城,总能看到一位白发爷爷搀扶着一位头发微卷、有些瘸腿的婆婆在散步。婆婆叫袁春晖,今年73岁。爷爷叫袁幼才,刚满70岁。刚搬进小区时,很多居民误以为两人是老夫妻,得知真相后,大家从惊讶变为羡慕:“还有关系这么要好的姐弟。”

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姐姐袁春晖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姐弟。”

■哥哥重病,姐弟携手照顾40余年不离不弃

袁春晖、袁幼才姐弟曾有一个哥哥,3人自小关系便十分要好。然而,几十年前一场意外降临在哥哥身上,因精神受刺激,哥哥在30多岁时突然精神失常。

当时除了日渐年迈的父母要照顾,姐弟俩又多了一个重担——哥哥和他的一大家子。哥哥没了工作能力,家里失去了主要生活来源。袁春晖是一名小学老师,经济条件稍宽裕,她便总是隔三差五给还在上学的侄女袁彬送去学费和生活费。

后来,一家人住的老房子要拆迁,但只有一套新房的名额。哥姐弟3个当时都成了家,都急需房子住。“首先肯定要把哥哥安顿好。”不用商量,袁春晖、袁幼才姐弟俩默契地将房子让给了哥哥一家。哥哥搬新家时,姐弟俩又帮忙置办,大到柜子、家用电器,小到床单、蚊帐,一应俱全。而姐弟俩则在外租房过渡了好几年。

攒足钱后,为方便照顾哥哥一家,两人又都把房子买在了附近小区。弟弟住楼上,姐姐住楼下,相互之间也方便照应。3年前,哥哥去世了,留下身体不好的女儿袁彬。由于侄女工作不固定,加上还有两个读书的孩子,家里常常入不敷出。袁春晖把自己的退休金掰成几瓣用,帮袁彬交了社保,还经常给两个小孩补贴学费和生活费。

姐姐年纪渐大,行动也不方便,弟弟袁幼才就充当了姐姐的“腿和手”,每次跑腿出力,办各种手续、买菜送菜,为大小家庭奔波。

■危难时刻不离不弃弟弟甘当姐姐“拐杖”

在弟弟袁幼才眼里,姐姐让他感动的事数不胜数。2015年,袁幼才的女儿袁琦突发强直性脊柱炎送入医院抢救。面对巨额医药费,袁幼才起初想把房子卖了。姐姐劝阻了他,从攒了好些年的积蓄里,拿出数万元交给了弟弟。

人救活了,但生命垂危。在重症病房住院3个月,袁琦全身没有知觉,随时都有瘫痪的可能。当时医院每天探视时间为一小时,袁春晖每天去给袁琦做身体按摩。出院后,两家人更是24小时轮流值班,不分白天夜里给袁琦按摩,这才让袁琦的身体渐渐好转。

看着姐姐的付出,弟弟都默默记在心上。2016年,袁春晖骑电动车出了车祸,在医院住了53天,下不了床,也坐不起来。她的儿子舒拉白天要上班,袁幼才就和侄儿轮流往医院跑,送饭喂饭、端屎端尿。

近年来,袁春晖的腿脚越来越不好,走起路来总是一瘸一拐。弟弟就成了姐姐的“拐杖”,住在楼上的他随叫随到,搀扶着姐姐一起买东西、散步。

袁幼才说,姐姐就像一道光,照亮了身边的人,只要有需要,他会一直陪伴着姐姐身边。

■家人好才是真的好三家老小一家亲

袁春晖常说:“哥姐弟3大家人,只要我有饭吃,就不能看他们饿肚子。”对家人很舍得的袁春晖,对自己却格外抠。她外穿的毛衣已褪色起球,脚上的鞋是花10块钱抢购回来的,就连买菜也要瞅准了超市打折的机会多买些。

袁春晖常常说,金钱都是身外之物,只要家人好才是最重要的。这些年来,虽然3家人经济状况都不算很好,但从来没为小事吵过架、红过脸。每年春节,3大家10余口人都要聚在姐姐家,一起吃年夜饭。

从小耳濡目染,儿子舒拉知道妈妈牵挂着两位舅舅的家人,也总是尽心尽力去帮忙。在表姐袁琦住院期间,他主动掏出6万块钱垫付医药费。表姐出院后,全身动弹不得,两位老人年纪大扛不动,舒拉闭着眼睛抱着表姐去上厕所。另一个表姐袁彬家里条件不好,他每次去批发鱼肉蔬菜,都想着多买一份,每周送去表姐家看望。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姑妈、叔叔一家对自己的好,袁彬一直很感激,她常教育自己的两个孩子懂得感恩。而今,她最大的心愿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让姑妈和叔叔少操点心,多享些晚年清福。

文图/记者陈俞通讯员史雅琴

网络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