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一】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当大衣哥举家从村子里搬出来以后,心静了,气顺了,甚至再也没有人骚扰了。这日子过得多滋润。一高兴,再把所有的借条都倒腾出来有一个算一个,谁不还钱咱就跟他法庭见。

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我朱之文还是朱之文。你朱楼村还是朱楼村,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个人过个人的日子,都踏实了,多好。

可事实上,大衣哥确实还是大衣哥,演出结束后,他自己一个人回到村里,喝着稀饭,馒头就着咸菜,一边吃还一边说顺口。你说,他有打算全家都搬到菏泽吗?不去菏泽,去河南的商丘市也行啊,距离他家才40多公里。可大衣哥说了,不去。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二】你说他傻吗?你说他狡猾吗?都不是,我告诉你他这叫实在。

有朋友对我的说法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说什么实在,那是狡猾,农民狭隘利益驱使下的小算盘。果然如此吗?

从大衣哥那憨厚、木讷的外表来看,我们都觉得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实人,他一定很傻,也很笨。事实上,大衣哥他一点也不傻,而且还相当聪明,这个聪明绝对是我们一般人所不能相提并论的。一般来说,小聪明都容易外露,而且比较高调。大衣哥的聪明,就在于他对自己有一个比较清醒和客观的认识它不仅能够合理摆正自己的位置,最关键的是,他比谁都清楚,一个农民歌手,不生长在农村,不来自于农村那还叫什么农民歌手。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俗话说,从细微处见精神。一个人的一举一动,不仅反映了他的主观意识,而且也决定了他自己的言谈举止和行为做派。

大衣哥自从出道以来,一直过着两重天的生活。首先,在外面他风光无限。神采飞扬。既有名又有利。其次一回到村里,就有说不出的苦衷和无奈。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搬家走也呢?也许这就是大衣哥的高明之处,也许这就是他一个农民歌手的情怀。同时,也表现出他大衣哥为人处事的独到之处。

大衣哥朱之文,自从在星光大道一炮走红之后,受到了亿万观众的喜爱和热捧。他与其他明星不同,有的明星往往是昙花一现,就像一颗流星,很快就被淡忘了。而朱之文以其老实、憨厚、善良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一直都很高。人们对他追捧的热度也是有增无减。特别是最近出现有人无事生非,竞然平白无故的用脚去踹朱之文家门里的大门。此事一经媒体曝光,确实让朱之文再一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三】朱之文绝对是草根明星的代表人物。那一身军绿色的大衣就是他的标志,当他唱着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时候,不仅惊艳了所有关心他的人,爱护他的人,而且通过星光大道火遍全国,从此,各种邀约不断。更令人嘱目的是央视春晚的大舞台,让成名后的大衣哥更是身价百倍。不过走红后的大衣哥,并没有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买豪宅,开豪车。而是依如既往的住在朱楼村。守着他那间破房子,种着他那一亩三分地,过着和成名以前独一无二的日子。他依旧穿着朴素,更令人刮目相看的是,他没有向其他明星一样,立马离开村,去城里生活,跟往常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并且为家乡无偿捐资筑路,绿化环境修复广场,对邻居们的提出的借款要求也是尽最大努力去满足他们。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据他爱人李玉华讲,到目前为止,他们二人先后借出去己经有100多万元啦,这100多万元就形同有借无还。即便如此,村民们并不感激他,还砸了他的功德碑,骂他忘本了,往他家里扔砖头,甚至踹他家的大门等等。实在是让人理解不了。

村民们为了给自己增加收入,把大衣哥他们夫妻做为拍摄视频的对象,早也拍,晚也拍,大衣哥的老婆李玉华也算见过世面的人,可是曾经有直播手,连她上厕所都要拍,挺好一个家,俨然变成了全村人们消遣的动物园儿,可怜的大衣哥就是那个被人们围观的猴子。

从此以后,大衣哥很少见客,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人气急败坏之下,就往大衣哥家里丢各种垃圾、砖头,这就有点欺人太甚啦。

很多网友都同情大衣哥的遭遇。替他感到心酸,更有网友打抱不平,多次劝他们夫妻二人快搬家算了。可大衣哥为什么就是不走呢?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四】这些年以来,出身于农民的歌手很多,可转眼之间,他们自己都找不到自己啦。大衣哥朱之文,虽然和他们一样,都是农民出身的草根明星,但目前也只有他经久不衰,他能够这么多年还留在观众们的视野中,绝对不是偶然的,原因就是他来自农村,扎根于农村。这就是他的招牌,他的人设。倘若他离开了这片土地,那么他以往塑造的朴实形象将一去而不复返,也许刚开始还有几分热度,但是他的魂没了,他身上的泥土气息也没了。从此,再也代表不了农民兄弟们去演出了。就像草帽姐,还有阿宝。农村是水,大衣哥你就是鱼,鱼水之情是天成,是默契。是一种精神。你想过没有,离开水的鱼还能活吗?

当然,尽管眼下村民们对大衣哥不算友好,但是大家彼此之间,还存在着互惠互利的关糸。这个关系大衣哥比谁都清楚。它生长在这块土地上,他离不开这些村民。有比较才能有伤害。无论村民们再刁,大家也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发小。山东的汉子,割舍不下的不仅仅是这块土地。还有他心里的那一份情怀。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哪里都有好人,哪里都有坏人。

虽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院子,但是,一方水土一方人。在这块风水宝地上,不仅哺育了大衣哥而且也养育了大衣哥。正是这块肥沃土地,让大衣哥变的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善良,正是这块肥沃的土地,让他真正拥有了今天的成绩和荣誉。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五】也有人劝过他多少次,欠账还钱,天经地义。要不回来,为什么不去打官司?可他总是抿嘴一笑,难道说他的钱是偷来的,抢来的,还是大风刮来的?谁都知道挣钱不易。但是在大衣哥眼里,如果我失去了乡亲们这份情意,就是花多少钱也不可能买回来。钱是个好东西,但人比钱更重。官司可以打,人却不能打。既使嬴了这场官司,从此以后,我又如何在朱楼村立足呀。钱和脸比起来,我们乡下人宁可要脸也不要钱。

我曾经听大衣哥他自己介绍过,小时候,由于家庭比较困难,自己只读了一年小学就辍学回家了。就他的学历而言和当然和文盲也没有什么区别,往好里说,最多也就算是个半文盲吧。可是当你回过头来,他所说的一切,他所做的一切,你能说他没有文化吗?即使有文凭又有文化的人又能够怎么样,现实生活中他们做的又如何呢?

其实,大衣哥为了学唱歌,为了识字,他曾从旧货市场上也买过一本旧的字典,一个字一个字地去查,日积月累,不仅学会了很多字,而且还会看简谱了。最难得的是他从中学会了很多做人的道理。现在,就让我们用他自己常说的一句话做为此文章的结束语吧:

春有百花秋有明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您来了,我这里是蓬荜生辉,您走了我依然还在,永远都在……


无须乱操心,各有因缘在。

只听大衣歌,掺合亦局外。

得失皆因果,业报偿宿债。

评论由自心,妄想需亮晒。


你好,很高兴回答您提出的这个问题。

当我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首先我上网查阅了一些关于大衣哥朱之文的的资料, 了解到大衣哥朱之文所在的村子叫朱楼村,据说这个村子不是很富裕,还了到大衣哥好像经常受村里人欺负,经常出现和大衣哥借钱不还的现象,我想所谓的穷山恶水出刁民说的应该就是这个现象了。关于题主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我想分以下几点回答一下。

首先咱们先要了解一下大衣哥,大衣哥可以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草根农民歌手 ,经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向成功的,可以说是实力派歌手,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大家都能认可的。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其次要说的是大衣哥成名以前一直是在村里生活,而且给人的感觉应该是那种除了唱歌别的什么都不会,整天无所事事,不务正业的那么一种感觉,估计他们村里人大多也是这样的看法,说的简单点,就是村里人都很瞧不起大衣哥。后来大衣哥出名了,有钱了,村里人对大衣哥又是一个羡慕,嫉妒,恨的心理,这时候可能就会想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人一下子成了村里的首富了,确实很让人嫉妒。可能刚开始村里某个人确实遇到什么难事了开口和大衣哥借钱,而这个时候大衣哥可能出于好心,就向外借出去钱了,这个时候就一传十,十传百,慢慢的就谁有点什么事就来找大衣哥借钱,最后完成了一个人养一个村的局面。其实借钱这个事我认为人家借给你是情分,不借给你是本分,不能拿人家的情分当本分。所以我觉得这个事确实是村民办的有点太过火了。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最后咱们来说说大衣哥如果真的离开他们的村子会有什么后果,我觉得,大衣哥现在真的应该离开他们村了。对于现在的大衣哥来说,他离开他们村完全可以有更好的生活。也许大衣哥只有真的离开他们村了之后,那些整天吃大衣哥喝大衣哥的还不说他好的人才能认识到自己的贪婪。可能只有真的离开他们村了才是对自己最大的解脱,才能帮村里人改掉贪婪的恶习。

以上就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希望可以得到您的认可,谢谢。

如果大衣哥朱之文选择搬家或者起诉那些欠钱不还的村民后果如何?


大衣哥朱之文现在是红人,如果选择搬离生他养他的地方,大衣哥已经变味了,不再是草根大衣哥。大衣哥之所以聪明,他依然带着农民那样朴素味道,是因为他不会去计较,某某人欠他多少钱。他被借出去的钱,在他那个地方是收不到一分钱。现在大衣哥还在“利用这个身份赚钱”,他不会象草帽姐那么傻,发财变味。至于将来人老了,他在城市买一套别墅享受生活,也是应该的。


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人都坏无礼到这种成度了,没有人敢于制止!一点规范都没有了!哪有这么无礼的事情啊?如果是大衣哥实在是惹不起,也只能是选择背景离乡……


朱之文可以离开朱楼村,但房子不能处理,可以翻建,毕竞是自己的窝,也是从朱楼起的身发的福。有家在随时可回来看看。毕竞朱楼对他有恩,他对朱楼怀念,朱楼有他的父老乡亲。对那几个人也不必怕,他几个人成不了气候,翻不起大浪。可以到外边发展,毕竞还年青。一是改变环境,二是不那么坠心。对于欠债的人如何处理是朱之文的权利,他是有行为能力的人。一可以追讨,二可以起诉,三可以放弃。


朱之文搬家是他自由。村民巴不得他搬走。至于欠钱都是朱亲戚,他六亲不认就起诉吧,与别人没有关系。他说借条一抽屉,那是作假炒作而已,朱在公共场合说得基本全假话。除炒朱团信,别人不会信这滿嘴跑火车的。


朱楼村很好,且越来越好,乡亲们很好,且非常纯朴。朱之文是赶也赶不走的。他根本不会起诉任何人。这种话题不要拿来讨论。


起诉只是说说:钱借出去了,钱花完了,你能把朱楼村的乡亲们怎样?朱楼村老乡们把你捧红了,离开朱楼你什么也不是,自己也喜欢招摇过市,天天乐得屁颠屁颠的,你把网络视频搞的脏兮兮,乌烟瘴气,不男不女,婆婆娘娘,真是让人厌恶!修路,借钱,都是你自愿,谁都不怨,风头出尽了,又来装的很无辜,都是朱楼村人不是,别认为认识几个歌唱家,觉得不得了,你就翻唱一首歌,满足了歌唱家那点虚荣心,捧你两句,只是一个翻唱者,斗大字能认一筐吗?都消停消停吧!国家今年疫情这么严重,搞的正事!


他将会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