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蛹》经典观后感1000字

《蝶蛹》经典观后感1000字

《蝶蛹》是一部由朱利安·勒克莱克执导,阿尔贝·杜邦泰尔 / 玛丽基亚尔 / 玛尔特·克勒尔主演的一部犯罪 / 剧情 / 科幻 / 惊悚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蝶蛹》观后感(一):故事仍显生涩

法国科幻片,全片色调充满了金属的质感,但故事仍显生涩!

提出了一个概念:当A的记忆被完全删除,然后把记忆安放在B的脑中。A还真实存在吗?抑或是B就成了A?人存在的基础是否就是记忆?这是个问题!

《蝶蛹》观后感(二):当喜剧片看吧 这里面充满了各种无厘头

首席是男主妻子死那段

– –

男主的反应真够搞

枪就在脚边

杀妻凶手近在面前

怎么都得先补一枪

再有

关于中国客户那个桥段—还以为是越南话- -翻译讲的也够蹩脚

打斗场面真够囧的

牙齿关键时刻总是派上用场

男主曾想扣反派的双眼

难道星爷的片看多了吗

那个胖子出来的太晚了

占用场景BOSS的时间不干BOSS的活儿

没了手枪就被废牌了

《蝶蛹》观后感(三):有关·记忆·移植

整部影片以灰白黑为背景色 ,演绎了人的记忆, 把一个人并没有死去的人的记忆移植。 当他将要想起什么的时候, 再通过那些怪异神奇的机器将其删除,再植入新的记忆。 整个人活在失忆和回忆之中 ,这些人几乎成了记忆移植的小白鼠 。最后影片里的人,手里看着自己以前的记忆芯片, 却不想找回以前那个自己。 就这么一体二脑的继续活下去。。真是神奇~我想说我有点爱上这种科学怪人的片子了 我还是觉得英美的科幻片儿拍的要比法国厉害 虽说这部法国片儿也不赖!!对了,我发现当人记忆在唤醒的过程中总会有老音乐的小配合,感觉很神秘~

《蝶蛹》观后感(四):最讨厌这样伪现代的科幻

看了10分钟就受不了,断断续续又看到半个小时,实在忍耐不住来看评论,果然这么低的评分,豆瓣5分大概相当imdb3分半,豆瓣评分都偏高,不过也高不过时光网,时光网啊……,不提了,说这个片,法国片是不是好多都这样,一个空镜头也要停留1秒以上,难道他们都预设观众都能按照导演的意图观影必须常思考,长长地,常常的思考……这个拖沓啊,结果我一思考就愤怒,尼玛的这个打斗,这个对峙,一思考就觉得的导演简直没脑子,这场面设计啊,开头那女主角,刀子都捅进去,男猪头还不赶紧捡起枪射他个孙子,掉水里了也射它孙子罪犯几下再跳水救人,那都用不了一秒,你真是个孙子!!30分钟,追着罪犯老是举枪要射,那么近也没射,等跳下去差点摔死,罪犯跑不了你又要射,真搞不懂你个孙子!再说这个色调,最讨厌这样的伪现代,为什么这类电影老是假设未来人都不喜欢色彩,未来人都灰灰的,都灰溜溜的,未来人都没个性,不爱装饰,屋里都空荡荡的,不爱消费??不对,未来人一定是给你们这样白痴导演全洗脑了!!!

还没完!!我忍忍把这电影看完再说你吧

《蝶蛹》观后感(五):终于改名字了^

开始还以为是铁达尼大叔的那部传说中的神作,拿到手才知道是部法国片,估计翻译成这么个完全不靠谱的名字就是为了套住像我这样没常识也不动动脑子的。

Chrysalis,英语中指蛹、茧,及任何在形成中而尚未至完全成熟阶段的事物。根据剧情来看更接近后者。

关于记忆的提取、删除、移植基本在很多大片中泛滥过。好在导演将这种技术主题化,并从家庭亲情的角度展开:失去女儿的母亲希望将其她女孩改造成自己的孩子;换米国拍,估计就会“将暴力分子的记忆输入一个团的反恐特工小组,再来个中情局、CIA、白宫内的高级幕后Boss,移植点什么独裁者的思想”(影片有提到这些忧患)。

整个片子的悬疑气氛营造的不错,几处未来世界的场景和小技术也有点新意,喜欢哪个当医生的母亲在交响乐中操作心瓣移植技术给中国客户看的桥段(就是那几个人怎么长得像日本人,国语也讲得像鸟语)

缺点是少不了的向大俗靠拢,非要来N段动作场面(还老是只跟1个人打,相比最后那个中情局叛徒也太差了点,貌似是米国的),结果某些剧情反而展开得较拘谨,那个50多岁的“年轻”女助理,没交待清楚呢就把人家打死了。

《蝶蛹》观后感(六):神的世界由愚蠢的人类在主宰

这部法国片子,呵呵。。很一般。呵呵。。想在这写几个字,关键是里面的情节元素引起了一些联想。

1999年,我参加高考的作文题目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当时高考历史上第一次允许可以写小说。当时我就写了这么一个小说:说爱因斯坦死的时候,美国的科学家把他的记忆存储起来,后来当时的恐怖主义分子(我也不知道当时有没有流行这个词)把它的记忆存储给偷走了并把它移植在了恐怖主义分子控制的科学家脑里。然后这个科学家利用爱因斯坦的记忆生产了致命武器,然后,准备大肆攻击人类,作文在此噶然而止。呵呵。我不知道当时这篇作为拿了多少分,总之,我那年高考语文得了764分(满分900),并靠此上了一本。

呵呵,,说远了,话题落到这部电影上。如果记忆可以数字化存储、删除,加上现在已经很厉害的整容技术,那么一个人(比如有权有势的)想在死之前继续“活”下去,那么他可以先把自己的记忆先数字化存储,然后叫人绑架一个人,先把那个人的记忆给删除了,然后整容成自己,然后再把自己的记忆移植过去,这样就间接实现了“长生不老”。呵呵。关键是这么一向先进的技术,要造化一部分人,还是得杀害另一些人。哦。不对,不是还有克隆技术嘛,PERFECT。呵呵。。。人类就是厉害。

但,问题是,精神世界可以移植么?感觉可以移植嘛?

《蝶蛹》观后感(七):蝶死蛹中

开始看之前,还以为《天神下凡》是部神话片。

看了点开头,感觉以前看过,但不记得具体情节了。

看完之后,感觉还可以,2007年的片子。阐述的也是一个类似于克隆的命题。

如果说有一种美丽类似于蝴蝶,叫,永生(克隆),漂亮(整容),再生(本片是蝶蛹,记忆移植),等等“高科技产品”。

那么,有一种自然类似于蛹,虽然丑陋但是,是生命本体。

的确,有些爱或者痛,让人们无法释怀。比如,本片中女教授布吕根无法释怀对失去女儿的痛,于是利用“蝶蛹技术”试图复制一个女儿。

如果说蝶和蛹之间,存在着一条界线,我们是否应该把蝶扼杀在蛹中?

最后,引用两句无关的经典名言:

1、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

2、秃驴,敢和贫道抢师太!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