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飞扬丽人网首页
  2. 情感
  3. 美文

《一品爵爷》经典观后感有感

《一品爵爷》经典观后感有感

《一品爵爷》是一部由苗大伟执导,温兆伦 / 罗家英 Kar-Ying Law / 吴孟达主演的一部喜剧 / 动作 / 历史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一品爵爷》精选点评:

自从在小米电视上看电影,烂片多到简直爆炸。这片子,请空腹观看,免得呕吐。粗制滥造到令人发指。胡编乱造,已快进

本来想给一星

烂到胃痛

罗家英吴孟达温兆伦这是欠了裸贷了吧,接这种片子。五分钟弃剧。

给一星是因为没法再低了 看了就知道 我都不想说什么了 我在271看的 看看弹幕就明白了

看演员配置,应该是炒周星驰版鹿鼎记的冷饭,温兆伦、吴孟达、罗家英老了之后被无良导演勾引,居然拍这么烂的电影,甚为心痛。

乱七八糟,几名演技派恐怕自砸招牌。

这是黑经典吗?有人众筹起诉吗?

怎么会无聊看这个

温兆伦和罗家英为了五斗米饥不择食拍国产烂片可以理解,可是达叔为什么也来趟网大的浑水,还要是这种辣鸡?达叔好好爱惜羽毛,不要把一世英名在老来尽丧啊!剧情基本照抄《鹿鼎记》,无耻到极。

《一品爵爷》观后感(一):半星烂片

这电影真的尬,顺治和小武子囚车就那样越了?你当反派是傻子还是观众是傻子?还有随时随地的尬诗,编剧是没台词编了?王宁尬演尬到我了。还有那侍女随意就交代剧情,神奇的脑洞,还有那叶莺求救用的银子,道具能认真点吗,你见过比大号煎饺还大的银子?还有老鸨,演的真的恶心,啊啊啊,辣眼睛的剧情,盗版鹿鼎记的既视感。。。。

《一品爵爷》观后感(二):一部失望的网络电影

说实话我刚开始点进去看的时候还是抱有期待的,因为也看了王宁修睿之前的废柴兄弟,加上他以前是开心麻花的演员(现在单飞),还是吴孟达都是我很喜欢的演员。可是我才看了几分钟我就后悔了,不得不说是真的差劲。我看不到故事的逻辑和剧情也没有无厘头的搞笑,用弱智来形容差不多,不是我是黑子,你看完了你也是这种感觉,觉明显感觉出来是来圈钱的,号称1000w多的投资我看全是砸在演员身上了,随便找了一个故事就来拍了,很随意,感受不到导演的用心。心疼我达叔年纪这么大还要来拍这样的烂片,烂片和他是不是网络大电影没有任何关系,比它早两天的《滚动的钢蛋》也是网大,小成本现代喜剧,演员都是普普通通的,但是就这个拍摄成本最后作出来的作品对比《一品爵爷》,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但是没办法,人家是小成本影片,关注度不如《一品爵爷》,本来我是想给5星好评的,能坑一个是一个,但是算了把,做人要有良心,我宁愿给《钢蛋》五星,至于这一部,一星再见!!

《一品爵爷》观后感(三):他才是陈永华!

转自百度百科:

本名:陈永华 别称:陈近南 字号:字复甫 所处时代:明末清初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明朝福建路漳州府龙溪 出生时间:1634年 去世时间:1680年 主要成就:在东南坚持抗清,在台湾大兴文教 官衔:咨议参军、东宁总制 谥号:文正

陈永华(1634年-1680年),字复甫,抗清名将,明朝福建省漳州府龙溪县(今漳州台商投资区石美村)人,明末举人陈鼎之子。陈永华十五岁时,其父任同安县教谕。清兵下福建时,陈鼎自杀。郑成功在厦门开府时,陈永华才二十三岁,后得兵部侍郎王忠孝推荐,与郑成功论政。陈永华对郑成功发表见解、分析未来,深得郑成功的赏识,并誉“永华乃今之卧龙也”,授予“咨议参军”之职,委为其子郑经之师,日后便成为郑家麾下的谋将。 康熙十三年(1674年),陈永华任东宁总制使。这时三藩之乱爆发,受耿精忠之约,郑经率领大军进入大陆。郑经之子郑克臧监国,陈永华于是协助女婿郑克臧总管台湾政务,所以遭冯锡范、刘国轩嫉恨排挤。 康熙十九年(1680年)三月,陈永华自请解除兵权,因忧悒成疾,当年在台湾病逝。郑经亲临吊丧,谥文正。后葬于天兴州赤山堡大潭山(今台南县柳营乡果毅村)。

东南抗清 崇祯七年(1634年),陈永华出生。陈永华父名陈鼎。陈鼎是明朝天启七年(1627年)举人;崇祯十七年(1644年)中进士。陈永华年轻时寄籍漳州府龙溪县,通过科举,取得龙溪生员的资格。[1] 顺治五年(1648年、南明永历二年),清军攻陷同安,陈鼎在明伦堂自缢。当时陈永华只有十五岁,为博士弟子员。清军入城后,陈永华出逃。当时郑成功占据厦门,图谋恢复明朝江山,于是延揽天下士子。兵部侍郎王忠孝推荐陈永华,郑成功与他谈论时事,后并且高兴地说:“复甫,你是当今的卧龙先生。”后授予参军,并以宾礼相待。但据考证,陈永华此人平时不善言谈,只有在部分政见等政治方面的谈论才能发挥。 顺治十五年(1658年、南明永历十二年),郑成功与诸将讨论北征之事,很多人都认为不行,只有陈永华力排众议,认为可行。郑成功很高兴,于是派他留守厦门,并辅佐世子郑经。郑成功对郑经说:“陈先生是当今名士,我留下他辅佐你,你应当以老师之礼待他。”[2] 追随郑经 康熙元年(1662年、南明永历十六年),郑成功攻克台湾,授予咨议参军。同年五月,郑成功病死台湾,其子郑经继位。郑经很是倚重他,军国大事必询问他。 康熙三年(1664年、南明永历十八年),郑经在金门、厦门被清荷联军击败,退往铜山岛。这时人心不稳,投降清朝的人很多,就连郑经身边也有人力劝降清。但是陈永华和洪旭劝说郑经,[3]投降的人很多都是奴仆、商人之类,谎报是明郑的官员,才得到清朝优厚的赏赐。万一投降后,得到的待遇不理想,那可是会被当作笑话看。郑经于是放弃投降的念头,退往台湾,并且将国政都交给陈永华处理。 大兴文教 康熙四年(1665年、南明永历十九年),陈永华向郑经提出了“建圣庙,立学校”的建议,认为这刻不容缓。但是,郑经的回答却是“荒服新创,不但地方局促,而且人民稀少,姑暂待之将来”,认为此事为之过早。陈永华引经据典,力陈教育之重要。他认为,台湾沃野千里,远滨海外,民风淳朴,如果可以举荐有才能的人来辅佐政事,,经过一段时间的教养生息,便可以赶上中原地区。所以,应当择地建立圣庙,设立学校“以收人才,庶国有贤士,邦本自固,而世运日昌矣”。郑经被说服,同意设立学校,发展台湾文教事业,并授命陈永华负责有关事宜。[2] 台南永华宫所供奉的神像 陈永华于是创建了一套自上而下较为完整的教育体系:全台设立“国子监”,作为台湾最高学府,各府、州、县分别设立“府学”、“州学”、“县学”。此外,还要求高山族同胞居住区的各社也要设立“小学”,由此方便高山族子弟入学受教育。同时,为了减轻高山族同胞的负担,陈永华鼓励他们送子入学,特地规定,凡是高山族子弟“就乡塾读书者,蠲其徭役”。把教育与选拔人才相结合,而且大力推行大陆的科举制度。在此之外,规定台湾境内儿童必须“八岁入小学,课以经史文章”。他还推行三年两试,“照科、岁例开试儒童以提高教育水平。他还推行了举荐人才的制度,州试有名送府,府试有名送院,院试取中,便可以准充入太学,仍按月月课。然后,三年取中试者,补六官内都事,擢用升转”,成为官员。 不久之后,陈永华在承天府宁南坊择地开始建造圣庙学院。康熙五年(1666年、南明永历二十年) 春正月,圣庙建成,旁建明伦堂。三月,又建学院,陈永华亲任主持,聘请礼官叶亨为国子助教。由于在学校初建,中原文化。同年,他又主持修建了台湾第一所孔庙,大力发展教育事业。[2] 晚年逝世 康熙十三年(1674年),由于发生了三藩之乱,清廷因为无暇东进,郑经与耿精忠会师伐清,郑克臧监国,陈永华以东宁总制使留守台湾辅佐。[2] 几年之后,清廷处理完内陆叛乱之后,开始着手处理台湾事务,加之郑经在军事上不利,从大陆撤退,陈永华自惭护驾西征无效,十分心忧。 康熙十九年(1680年)六月,郑经退返台湾,陈永华被当权者冯锡范、刘国轩排挤,陈后为冯锡范所骗,辞去总制与勇卫,退居龙湖岩(今台南市六甲区赤山龙湖岩)。[2] 同年七月逝世,后葬于天兴州赤山堡大潭山(今台南市柳营区果毅村)。后来清朝把他的骸骨迁葬回泉州,遗留一小部分在原位。在他死后,台湾郑氏朝廷给他谥号“文正”。 主要成就 教育建设 顺治十八年(1661年、南明永历十五年),延平郡王郑成功驱荷开台,以陈永华为咨议参军,于是陈永华乃为初辟的台湾展开城乡聚落的空间规划。他首先区分东宁(今台南市)为东安、西定、宁南、镇北四坊,同时又制定郊野为三十四里,每里都设有社,社立小学。[4]除了东宁府城中以圣庙学校为神圣中心之外,依陈永华所置村里的构画,则有社。社者即社祭与社学,以教村里聚落中庶民之子的小学也。因此,在第二圈的空间中,遂亦建构了散布各地的村级聚落的神圣中心,而亦是以儒家教化为其性质。而在这两圈的教化空间之基层,就是生产富庶谷类和甘蔗的南台湾肥沃大地,即第三圈空间,因此以三层空间圈而托庇了明郑黎民百姓的身心一如之安宁。陈永华为明郑台湾的空间规画,其理念乃源自儒家传统,合于《系辞传》所标举的生生大化的天地空间之大义。[4] 康熙四年(1665年、南明永历十九年),陈永华向郑经提出“建圣庙,立学校”的建议。但郑经认为:“荒服新创,不但地方局促,而且人民稀少,姑暂待之将来。”陈永华引经据典,力陈教育之重要。他认为,台湾沃野千里,远滨海外,民风纯朴,若能举贤才以助理,经过一段时间教养生息,便能赶上中原地区。应当择地建立圣庙,设学校“以收人才,庶国有贤士,邦本自固,而世运日昌矣”。最后郑经被说服,同意设立学校,发展台湾文教事业,并授命陈永华负责有关事宜。[5][6] 陈永华创建一套自上而下较为完整的教育体系。[7]全台设立“国子监”,为最高学府,各府、州、县设立“府学”、“州学”、“县学”。还要求高山族同胞居住区的各社设立“小学”,方便高山族子弟入学受教育。为了减轻高山族同胞的负担,鼓励他们送子入学,特地规定,凡是高山族子弟“就乡塾读书者,蠲其徭役”。他把教育与选拔人才相结合,推行大陆的科举制度。规定台湾儿童必须“八岁入小学,课以经史文章”。三年两试,“照科、岁例开试儒童。州试有名送府,府试有名送院,院试取中,准充入太学,仍按月月课。三年取中试者,补六官内都事,擢用升转”。于是,台湾人民“自是始奋学”。这种教育和科举制度的施行,促进了中华传统文化在台湾的传播。 陈永华在承天府宁南坊择地建造了圣庙学院。[5][6] 康熙五年(1666年、南明永历二十年)正月,圣庙建成,又在旁建明伦堂。三月,又建了学院,陈永华亲任主持,聘请礼官叶亨为国子助教。在陈永华等人的努力下,“台湾文学始日进”,“后秀子弟亦乐弦诵”,就连本来比较闭塞落后的高山族地区也有“……能句读……能通漳、泉语者”。陈永华是在台湾推行大陆教育科举制度的第一人,其对台湾文教事业的开创之功,永载史册。[5][6] 经济建设 为解决军队粮食不足的问题,陈永华鼓励明郑将领进行军屯,以米为最重要的农作物。甘蔗也是农业发展的重点之一,将甘蔗提炼出砂糖,再作为商品贩卖给日本、英国。 此外,当时台湾民众,只会用煎熬海水来制造食盐,因此盐的品质很差。陈永华为了改良制程而引进淋卤晒盐法,流程大概如下:先在盐田附近挖水沟,使海水淋到沙土上形成盐土,再将从盐土提炼出的盐卤,拿去结晶池经过日晒得到一颗颗的盐粒,提升盐的品质。 还有,因为清朝实施迁界令,造成台湾物价的上涨,尤其以布料最严重。陈永华建议郑经贿赂清朝海防将领,进行走私,货物得以流入台湾,稳定了物价。[8] 社会治安 陈永华引进保甲制度,来维持地方秩序。以十户为一牌,十牌为一甲,十甲为一保。人民无论迁徙、职业、婚姻、出生、过世都要透过保甲向地方官员报备。在治安考量下,陈永华还禁止赌博。[9] 人物评价 李光地:“台湾长久以来没有被收复,主要是由于陈永华经营有方。今上天讨厌战乱,让他殒命,从此台湾的收复将指日可待。” 连横:“汉相诸葛武侯,抱王佐之才,逢世季之乱,君臣比德,建宅蜀都,以保存汉祚,奕世称之。永华器识功业与武侯等,而不能辅英主以光复明室,彷徨于绝海之上,天也!然而开物成务,体仁长人,至今犹受其赐,泽深哉!”[10] 川崎繁树:“有经世之才,长于时务。郑经经营的台湾政策,泰半出于陈永华的方寸之间”。[11] 史籍记载 连横《台湾通史》 川崎繁树、野上矫介《台湾史》【日本】 亲属成员 父亲 陈鼎,明末孝廉,为同安教谕,同安被攻陷后殉国。 妻子 洪淑贞,昵称端舍。陈永华公务繁忙,书信以及公文的撰写、批示,很多都是她代笔。 子女 陈梦纬 陈梦球,1663年中大清帝国举人,1694年中进士,是台湾第一位出身的进士(郑克塽被降后,随着清军到燕京,入汉军的正白旗)。 陈氏,嫁给郑克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飞扬丽人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ylady.com/48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