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读后感摘抄

《瓦尔登湖》读后感摘抄

瓦尔登湖》是一本由亨利·戴维·梭罗著作,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277图书,本书定价:16.00元,页数:2004-8,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瓦尔登湖》精选点评:

“我喜爱看见大自然如此生机勃勃,无以数计的生命都牺牲得起,彼此残杀却依然如故。”

翻译太烂了

语言天生的差异导致译本读起来艰涩难懂,硬着头皮看完了,囫囵吞枣,但还是有些感觉。向往瓦尔登湖,那是一个梦,一个需要极大勇气的梦。

放弃了,实在不知道“美”在哪儿~~~P122,等我什么时候顿悟了,在接着看吧~~~

这一版翻译是我看过的最流畅的,也是最贴近中国读者的。但是不一定贴近原文,语言的差异性太大,真是不好处理。

从某种程度讲,他的朴素主义给予了我一定的影响。特别是关于礼赞生命的部分。(于是吃个橙子也会跟橙子说半天话……)

从图书馆顺手借来,期限将至,草草读了一遍,暂时没有很大的共鸣,以后静了再读吧。

据说徐迟的译本最好,不过我还是先把这本看完。

补标。纪念本科中文专业,虽然我不合格,而且背叛了它。

我的简朴的梦,不能粉饰诗行;我无法更近地走向上帝和天堂,却能够更近地活在瓦尔登湖旁。

《瓦尔登湖》读后感(一):隐居的可行性及必要性

很多人在抱怨工作、学业、生活、人际、家庭、政治、食品安全、环境污染等等方面的烦恼,但是其中只有很少有人下定决心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像梭罗这样隐居的人更是极其罕见。

这本书的可贵之处就在于真实。梭罗一个人跑到湖边盖一个房子,住个两年,过着自在的生活。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个清心寡欲的人可以过上浪漫的生活。

对于隐居,包括我在内的读者会存在一些质疑,而作者也用实际情况活给出了解答:

1、没有收入来源怎么办?

作者靠卖农产品赚了点钱。书中列出了收支表,证明这种收入足以应付支出。当然,作者未遭遇疾病,也没有供养子女上学的压力,也无为未来进行积蓄的打算,所以活得很洒脱。

2、会不会有危险?

梭罗没有遭受过什么猛兽袭击,这可能与他不狩猎有关。也没有人类来攻击他,他甚至不锁门,两年出头的时间里唯一遭受的损失是丢了一本书,作者略带幽默地猜想这可能与书皮烫了金有关。

3、久了会不会很无聊?

作者在自然界发现各种趣味,就像一个孩子在翻看他的万花筒。他甚至想办法丈量湖底的地形、观察蚂蚁打架、研究面包如何烤得更好吃。或许这也正是这本书的诱人之处:读者可以看到,一个精神巨人是怎么征服无聊的。

前两个问题关乎生存,第三个问题是隐居的生活层面的。从另一个角度看,要高质量地隐居,强大的精神世界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如果精神世界真的非常强大,又何必隐居呢?

这或许就是梭罗最终结束隐居生活的原因。

《瓦尔登湖》读后感(二):节选

让我有点感触的两段:

一个单纯的独立的心胸不会屈从任何帝王的圣旨去做苦工。天才不会成为任何皇帝的侍从,也不会变出多少物质如金子银子或者大理石,除非只有微小的程度。请问,打造那么多的石头到底为了什么?我在阿卡利亚的时候,没有看见有谁打造石头。各民族都热衷于利令智昏的雄心,一心想通过留下大量打造的石头让自己万世流芳。倘若付出同样的劳作来打磨他们的形容举止,那会是什么情景?一种良好的理智要比一座与月亮试比高低的丰碑更令人难忘。我宁愿石头在什么地方就待在什么地方。底比斯的宏伟是一种庸俗的宏伟。一道拦起诚实之人的田地的石头墙显然明智得多,是一座百道城门的底比斯城无法比拟的,因为后者远离了人生的真正终极。那种野蛮的异教徒的宗教和文明修建了许多壮丽的寺庙;而你所谓的基督教却没有修建什么。一个民族锤凿下来的石头,大多数都用在了坟墓上。它活埋了它自己。至于金字塔,它们本身算不上什么奇迹,奇迹在于成千上万的人竟然可以如此忍辱负重,虚掷他们的生命,为某个狂妄自大的笨蛋建造坟墓,可这种笨蛋还不如在尼罗河里淹死,随后把他的尸首喂狗,倒显得更为理智更有几分人样。我可以为他们和他发明某种借口,可是我没有这闲工夫。至于那些建筑者的宗教和对艺术的热爱,全世界都是一样的,不管建筑物是埃及庙宇还是美国银行。建筑物的费用远远大于它的用途。原动力就是虚荣,对大蒜、面包和黄油的热爱则推波助澜。

多少人因为阅读一本书开始他生活的新纪元。这本碰巧为我们而存在的书,会解释我们的奇迹并且揭示新的奇迹。目前各种难以言说的东西,我们也许在什么地方发现已经被人说出来了。我们感到困扰、困惑和混乱的问题,所有智慧的人同样面临过;一个问题都没有漏掉,每一个智慧的人都解答过它们,按照他的能力,用他的话,借鉴他的生活。更可取的是,有了智慧,我们将会表现得心胸开阔。

我们为肉体的食粮或者肉体的疾病花掉更多的钱,对我们的精神食粮却舍不得多花一分钱。是时候了,我们应该建立不普通的学校,在我们成为饮食男女后依然可以接受教育。是时候了,我们的村村寨寨应该都成为大学,村子里上年纪的居民在休闲时间——如果他们的日子 过得的确富裕的话——成为大学的研究员——把剩余的生命用来自由地学习。这个世界就只应该永远仅仅限于一个巴黎或者牛津吗?

文明生活的匆匆过客与我同镇居住的年轻人,他们的不幸就是继承了祖上的农场、宅第、仓库、牛群以及各种农具,因为获得这些东西比摆脱它们更加容易。

我们天性中最优良的品质,如同果树的花果,只有悉心呵护,才能保存下来。

《瓦尔登湖》读后感(三):饱食记 再副本

梭罗从瓦尔登湖的树林里归来,说,我又成叻这文明的寄客。

我们所不同的是–我们一直是这尘世的寄客,从出生到现在,也很可能延绵到遥远的以后。当一个人说他曾远离这繁华喧嚣,不过短短一瞬,你我也感到内心微疼。我们都是自由的,不需要任何的承诺也无法抹杀这一点。自由的天国里或许物质并不那么重要,纵然身体的温暖一直是第一位的。我们首先要温暖身体,然后才会想到慰济灵魂。这也是梭罗的话。

如果灵魂也需要添柴生火保持它的温暖与干燥,自由就是那一点用来引火的零星的火苗。自由在文字里变得华丽,清澈透明如同水晶,却被筑建在叻高高的空中,它是名副其实的空中楼阁。而当你真的飞翔在空中之时,却开始想念大地。自由始终只是一段短暂的旅程,从此城到彼城,明知道期间一无所有,但在这一无所有里总潜藏在无限的安慰。人只有不了解自己的时候才会去了解别人。此城与彼城都是别人的,期间的路却是我们自己的。

有比自由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思想。一条溪水里的鱼味美肉肥却不觉得快乐,一条污浊的河流里的鱼整日生活在黑天黑地里却不感到难过。一个人内心渴望自由的人,他必定懂得珍惜身边点滴的美好。同样的东西,每个人看到的美好处各不尽同也或多或少。

嗯,我的脑袋不好使叻。文字即缺乏生机又缺乏深度。这证明我的思想在畏缩,最终将会凝结成一个点,支托着以后漫长的生命。这个点势必也极其庸俗,比如一个爱人,比如金钱。某天我会想到年轻那阵儿幻想着整日不归出逃在外,更年轻的时候还会想到背后有双美丽的眼睛凝视着我越去越远。

我开始谨慎的筛选一些准则。有的默默念叨期望深刻于心,有的就被扔进废纸篓。我并不曾坚持着这样,只是意识在自由运转,它察言观色,从我的一言一行里勘测出所必须的改动。我的改变或许本身并不知道。

我仅能列取出来的只有这些。

与其饱食终日,宁可无所事事。请相信这点儿,胃的饥渴会让你更清醒。一天两顿饭就够用叻。所有的健康准则里我所最不耻的是每隔四小时吃一顿饭。呃,一天要吃4顿饭,那活着还能有什么别的乐趣么。

别的一时想不起来叻又。这个时间段,恐怕大脑的3/4已经休眠叻。

一些文字虽然我写不出,但我不喜欢。思想只一种,文字却千变万化,这是耻辱。我宁可文字简洁的像少女微微翘起的鼻子,一个小巧的弯钩罢了。我想思想璀璨起来,依此证明还在成长。我希望某一天跪倒在黄沙里,身前身后一片金黄。我想融化成一颗细小的沙粒,我的周围仍有千千万万的我。于此,即便空无一人,也不觉得孤独。

可笑的是今天我吃的很多,肚子到现在还胀的慌。而这篇日志本来要写的只是关于女人的片念断想。

当文字逃逸叻它的既定方向,这表示我有话想说,却不知要说些什么。但无论任何说辞,我都是真诚的。我已经度过叻一个说谎的时代,而另一个需要以谎言维持生存的时代还没到来。事实是,比之谎言,我更喜欢斧头和猎枪。

《瓦尔登湖》读后感(四):追寻一种自由

瓦尔登湖,是一个符号,代表了一种生活态度,抛弃基本生存条件以外的一切事物,将自己投身于自然中,过一种近乎纯粹的生活。

作者说,人们过多的被物质所俘虏,人类并非驱使着那田间耕作的牛,而是事实上的被束缚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跟在牛身后拼命的劳作;房屋也不是人们居住的场所,而是人们生活的囚笼,梭罗似乎在百余年前就看到了“房奴”的阴影。于是,作者选择摒弃那些多余的负担,进行实验,选择了一种近乎隐居的生活。他在瓦尔登湖旁边筑了简单的木屋,发现造价居然比他人租房的租金更为便宜;他耕种作物,但不像普通农人一样为将多余农产品交诸市场而耕耘,相反,他一天工作很少,因为他只生产足够他吃食的产品,而他认为,人每天只需要吃一顿!在抛弃一切基本身存之外的物质后,便能与天地万物相亲,与湖光山色相爱,达到自由之境。

事实上,这是一个复杂化的人与欲望的故事,和听说的那个垂钓者的话语异曲同工:

路人问垂钓者,你在干嘛?

垂钓者:钓鱼。

路人:你为甚么不工作?

垂钓者:为何工作?

路人:为了以后有好生活。

垂钓者:何谓好生活?

路人:能闲来钓钓鱼。

垂钓者:那我现在在干什么?

或许我们应当响应哲人们的号召,脱吧,脱吧,把一切俗世的负担都褪去,赤裸裸地回归到自然中去。也确应当如此。但是,哲学家的理想与现实生活太遥远,人们褪去一半的衣衫,羞愧之情油然而生,于是便责怪起了伊甸园里的那条蛇。但是,在我们羞羞怯怯的同时,或许能偶尔记得瓦尔登湖荡漾的碧波,喁喁的告诉我们,欲望小了,世界也就大了。

这是文中我最喜欢的文字之一:

他们问一个智者,说:至尊之神创造了许多著名的高耸而成荫的树木,没有一种称为azad,或者自由,只有不结果子的柏树例外;这中间有什么秘密吗?他回答说:每种树都有其合适的产品,以及指定的季节,季节延续期间它焕然一新,花朵开放,而季节过去时便干枯,掉落;柏树在这两种季节里依然故我,总是郁郁葱葱;具有这种自然属性的便是azad,或者宗教的独立者——不要把你的心固定在短暂的变化之间;Dijah,或者底格里斯河,在哈里发灭绝种族后,仍会穿流巴格达:倘若你的手头很富足,要像枣树一样慷慨:但是倘若手中拿不出任何东西,则做一个azad,或者自由的人,像柏树一样。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飞扬丽人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ylady.com/64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