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读小说,要读小说的立意,要读明白这部小说着意写的什么,意图张扬什么,意图告诉人们什么?一部水浒,前半部写的是“逼上梁山”,写的是“造反”,而这个“造反”,是要反抗宋王朝的腐朽统治的。一部历史地进步,也正是在不断地反抗中,才推动历史不断向前发展。水浒的后半部,写地是“招安”及“被招安”后地为朝庭卖力以求荣华富贵的故事,这后期的故事其实是违背了写水浒的初衷地。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即如此,水浒前半部所塑造的主要人物形象,要围绕水浒的主旨来进行,即被逼上梁山,与志同道合者一同上梁山。明白了这一点,就明白了题主所言的“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肉包子店不闻不问”的原因了。

武松“斩奸夫替兄报仇”的故事,在这里就不细言了,因为这故事早已人人皆知,在这里只探索水浒之所以讲述这样的故事是为了什么,并告诉了人们什么。武松之所以杀嫂斩奸夫,是因为西门庆与潘金莲不但勾搭成奸,更主要的是毒死了武松之兄武大郎,是先有“罪与恶”在先,武松在求助宋王朝法律公平却难以实现时,不得不自行处理,而武松这样做是违反了朝庭的法律地,其实武松此时已走上了“反”的道路。表面上武松在斩奸夫替夫报仇,实质上武松是挑战了宋王朝的法规。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从武松杀嫂除奸夫开始,就已走向了“反”的道路,就不再甘愿受宋王朝法规的约束了。以后武松种种行为都是在挑战宋王朝的统治,包括醉打蒋门神,因为蒋门神与张团练、张都监之间,明显是“官商勾结”或“恶霸与官勾结”而结成的黑恶势力,欺行霸市谋求私利的“恶行”,武松醉打蒋门神是对这种有“官”背景的恶势力地挑战。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十字坡武松路遇孙二娘与张青夫妻开人肉包子店,经过一番冲突后,他们已认识到他们是志同道合的兄弟,都是不满于朝庭,都认为当时的宋王朝是黑暗地。尽管当时孙二娘与张青干的是杀人越货的事,但大的方向也就是要反抗宋王朝的统治上是一致的,因而武松与孙二娘和张青之间,只能成为兄弟,怎么可能相互之间再去争斗呢。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武松嫉恶如仇,是有胸怀般的嫉恶如仇,他痛恨的“恶”是宋王朝这个“恶”,为了大的方向,是需要志同道合者共同前行的,由于孙二娘与张青夫妻是武松认定的志同道合者,所以他们只选择做兄弟。


武松是不是嫉恶如仇而斩奸夫、醉打蒋门神,恐怕还得从文本中去解读。假如以“嫉恶如仇”先入为主定位武松,那么,还与十字坡卖人肉馒头的张青结为兄弟,对这等黑店不闻不问就很难解释了。

假如武松在成为行者之前并非嫉恶如仇的好汉,对待十字坡酒店的态度就十分好理解了。那么,武松在江湖上的那些行为算不上嫉恶如仇呢?他又为何轻易的放过了卖人肉馒头的十字坡黑店呢?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武松因何乐意留在阳谷县

却说武松在柴大官人庄上避了一年难,得知本处机密并没有被打死,官司了结,便与宋江、柴进告别,回家去看望哥哥。途经阳谷县时,在景阳冈打死了一只伤了三二十条好汉的白额吊睛猛虎。武松为当地百姓除了一害,阳谷县令见武松英雄了得,便留他做阳谷县都头。于是,武松就留在了阳谷县。

从文本故事看,武松就是因为得了芝麻绿豆官,似乎就“乐不思蜀”,把哥哥武大郎抛在脑后了。

书中写得明白,武松是山东清河县(虚拟地名,实际的清河县在河北邢台),就在阳谷县的邻郡。大概武松是想着先安顿下来,再回家探望哥哥,也算是小小的衣锦还乡吧。

这么推测,固然是基于武松是一条讲感情重义气的好汉,哪能忘了把自己养育成人的哥哥呢?然而,毕竟文本还不完全是这么写的,也就涉嫌脑补了。

武松做了阳谷县都头,很快就与哥哥相逢了。武大郎一见武松,便埋怨他: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时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随衙听候,不曾有一个月净办,常教我受苦。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尽管武大郎这些埋怨是哥哥对弟弟的真切的爱,但同时也交代了武松本来就不是一个善茬,甚至是有点“恶”。吃酒打人,肯定不是嫉恶如仇,经常吃官司,必然在清河县恶名远扬。

因而,武松绝不会贪恋一个小小的县衙都头而留在阳谷县,书中也暗藏着武松不十分情愿去清河县的意思。这一点,倒是暗合了“近乡情更怯”。

武松不会忘了哥哥的情义,为做一个小吏而乐不思蜀。但是,武二爷绝不是一出场就是光芒万丈的英雄,是嫉恶如仇的大侠士。他同样是龙虎山地窖中逃出的妖魔,与所有的一百单八将一样,是来“扰乱赵宋乾坤”,让一朝皇帝寝食难安的魔头。

所以,武松在清河县作恶,是其“还道”过程中的一个节点。同样,对十字坡卖人肉馒头不闻不问,也是其妖魔本性使然,张青、孙二娘与武松本来就是一伙的。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金眼彪施恩比蒋门神更黑

武松杀嫂、斩杀奸夫西门庆算不上嫉恶如仇呢?我觉得,假如不是武大郎被害,也不是潘金莲出轨,武松会不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

西门庆、潘金莲,尤其是阳谷王婆,都是大恶之人,因奸杀人,欺压弱小,肯定是该杀的。但是,郓哥、何九叔,以及阳谷县令等都知道这些恶人该杀,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于主持公道。如果武大郎的兄弟不是武松,恐怕就是一桩无头案,恶人必然逍遥快活,正义难以得到伸张。

因而,武松杀嫂、斗杀西门庆,并通过这样的义举,把《水浒传》中最恶毒的人送上了千刀万剐的刑场。虽然是为哥哥报仇,但这件事情确实应当算作武松的嫉恶如仇。

救助亲人同样应当是见义勇为的行为,对亲人都不义,见死不救,还奢谈什么“见义勇为”呢。

然而,醉打蒋门神这件事就得仔细的评判了。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话说武松刺配到孟州牢城,刚进监牢,众囚徒就奇怪的问武松,如何没有挨一百杀威棒,是不是有人跟管营打过招呼了?武松回答说没有。于是,众囚徒便紧张起来,说管营寄下这顿杀威棒,必定不怀好意。到了晚上,便要以“盆吊”或者“土布袋”这两招恶毒的招术结果了囚犯的性命。

众囚徒是不是恐吓武松的呢?从后来的故事看,这伙人讲的应当都是实情,孟州牢城简直就是一座人间地狱,令众囚徒谈虎色变。

那么,又是谁制造了这座人间地狱呢?毫无疑问,就是管营及其儿子金眼彪施恩。施恩为何要如此残害囚徒,难道仅仅是以杀威棒勒索囚徒吗?

施恩后来亲口对武松说,孟州城外有一处市井叫快活林,过往客商很多,开大店、赌坊、当铺银号十分好生意:

往常时,小弟一者倚仗随身本事,二者捉着营里有八九十个拚命囚徒,去那里开着一个酒肉店,都分与众店家和赌钱兑坊里。但有过路妓女之人,到那里来时,先要来参见小弟,然后许他去趁食。……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施恩说自己依仗一身本事去开酒肉店,这无疑是吹牛了,他能有多大的本事呢?于是,便“捉着”监牢中的囚犯为他拼命,在快活林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拦路勒索,连过往妓女都不放过。

原来,施恩以黑恶手段整治囚犯,是为了驱使他们充当自己的黑打手,建立自己的黑势力,霸占快活林,欺压商户及过往客商。武松便不知不觉的堕入了施恩的黑色陷阱,差点连命都送掉了。

武松同样是“八九十个拼命囚徒”中的一员,醉打蒋门神夺回快活林之后,施恩照例把武松安排在酒店中。书中写道:自此施恩的买卖,比往常加增三五分利息,各店里并各赌坊兑坊,加利倍送闲钱来与施恩。

施恩变本加厉的盘剥快活林的赌坊、兑坊,这里的商户惧怕施恩的黑势力,被迫只加利钱,加倍“孝敬”这个黑老大。

这个施恩简直比蒋门神还要黑,武松帮助这样一个黑帮老大,绝对不是嫉恶如仇,而是充当了黑帮打手。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武松为何与张青结拜为兄弟

在来到孟州牢城之前,武松经过了十字坡酒店,差点着了孙二娘的道。此时,武松已经知道这是一家黑店。后来,张青来了,详细的介绍了自家情况,道明了他与浑家孙二娘麻杀过往客人,卖人肉馒头,把人肉当牛肉四处叫卖的黑道生意。

假如武松真的是嫉恶如仇,如此黑道,岂不是当场暴起,要行侠仗义了?意外的是,刚刚在阳谷县伸张正义的武松,不仅不对十字坡黑店嫉恶如仇,反倒与张青结拜为兄弟。

这件事说明武松此时并非嫉恶如仇的侠义好汉,而是很愿意与黑道交朋友的人。观其交往,可知其为人,武松原本与十字坡黑店夫妇是一个道上的。十字坡的经历也为后来以黒制黑埋下了伏笔,武松算不得嫉恶如仇的侠义好汉,当然就不会去管十字坡卖人肉还是卖牛肉了。

武松与十字坡酒店,与金眼彪施恩原本就是一起逃出来的妖魔,这是《水浒传》故事的大结构,他们都有“前世之缘”,原本都是“魔头”。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武松继续在侠义与黑恶的边缘前行,为报复张都监的栽赃陷害,武二郎一日之内连伤十九条人命。在这十九条人命中,至少有一半是枉杀的。即便是报复张都监,也是有前因所在,武松自己种下的因,便要结出怎样的果。当然,这也是武松自我救赎的一个必须的过程,在滥杀无辜的同时,也为孟州除掉了两个黑帮。

因而,在做了行者之后,武松似乎是彻悟了。说自己罪孽太重,遇赦不宥,只能去二龙山落草。要想与宋江重逢,只有祈祷天可怜见,受了朝廷招安。

武松如此巨大的反转,除了道家“天魁星”的劝诫外,更多的则要归功与菜园子张青。为何?

武松与张青结拜之前,张青说,他曾经杀了光明寺一寺院的和尚,重回十字坡之后,便似乎顿悟了。孙二娘这个女魔头专以麻杀客人卖人肉馒头为职业,张青却立下三条规矩,说三种人不可害。这三种人中,首先是行脚僧道,然后是行院妓女、流配犯人。

张青此时已经是与佛结缘,先把鲁智深送上了二龙山。二龙山有座宝珠寺,正是和尚的去处,鲁智深实际上做的是这所寺院的草台方丈。

武松原本就是个“行者”,行者的去处当然也是寺院,因而,武松结识张青,是为后来的故事伏线。在张青、孙二娘的帮助下,武松改扮成行者,回归其本尊。从此,“恶人”武松便转身为“行者”武松,开始了新的传奇故事。按照施耐庵《水浒传》前七十回的伏线,武松将成为抗金英雄,在边上一刀一枪的搏杀,与梁山好汉一起“替天行道,保境安民”。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武松上二龙山入宝珠寺之后,张青、孙二娘完成了道家“妖魔”中与佛有缘的两大好汉进入佛门的使命,关掉十字坡黑店,上了二龙山,与施恩一道结束了黑道生涯——“还道”而最终“替天行道”,“妖魔”们都华丽的转身了。

有此前因后果,武松当然不会干预张青、孙二娘卖人肉馒头了。

武松的故事还远不止此,本回答依题目作答,不再涉及其他。


说实话嫉恶如仇这四个字用到鲁智深身上反对的人可能会有,但明显要少些,要用到武松身上很多人都会不服。武松武二郎之所以被很多人喜欢,并不是因为他正义感强,嫉恶如仇,只是因为他打虎的事迹足够震憾,以及绿林好汉的豪迈之气,所做的事迹让人心折而已。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水浒传》开篇第一回就是“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洪太尉放走的就是镇压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共计一百零八位魔君,这些人出世就会祸乱天下,残害生灵。可以说《水浒传》这本书首先就给了梁山一百零八位好汉一个身份上的定义,那就是混世魔君转生,这也决定了这些人的本性,本质上这些所谓的好汉之间都是同类人。

武松作为三十六天罡中的排行十四位的天伤星,在水浒传中的习性明显更带有绿林好汉风格,讲究的就是快意恩仇,走的也完全是江湖路数,和其他好汉有明显的不同。武松的武功也是以马下功夫不主,梁山招安以后,武松极少有斗将记录,就是因为他只是江湖中人,他的武艺路数不适合战场。

而水浒传中武松的行事,完全就是绿林好汉的快意与不计后果。他并没有像鲁智深那样具备相对较强的正义感,他的行事的强烈风格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以及受人恩惠,必有所报。斩杀西门庆,也只是因为西门庆和潘金莲一起谋算害了他的哥哥武大的性命。作为一个混绿林的好汉子,武松如果对此无动于衷,以后还如何行走江湖?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至于他帮施恩争夺快活林,醉打蒋门神,可以说和正义两字完全无关。如果仔细了解一下施恩和蒋门神之间的争斗,就会发现完全就是两大非法势力为争夺快活林这个财源地而明争暗斗。只不过施恩武艺低微,背景也不够深厚,争不过蒋门神而已。武松因犯事又正好有求于施恩,帮施恩做事还上恩惠对武松这个江湖习性深厚的人来说实属正常,醉打蒋门神可以说武松就是给施恩当了一回工具而已。

后来武松发配时施恩也给了他回报,上下打点,免了武松的一百杀威棒,又通风报信,才让武松顺利的过了飞云浦一关。

武松在路过十字坡时,因为经常行走江湖,对十字坡张青、孙二娘夫妇二人的这间黑店的传闻也有所了解,所以才将计就计,还趁机戏耍了孙二娘一番。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只不过以当时的社会环境,又同是混江湖的同道中人,张青孙二娘等人的行为在武松眼中并不算什么,他看中的也只是张青夫妇二人身上表现出来的仗义、洒脱的性格,以及日后有可能会对自己有所帮助。所以在张青夫妇做了一番对自己店中传闻的解释之后,武松就坡下驴,不予计较,反而和张青孙二娘夫妇结拜为兄弟,上了梁山后几人之间也多有互助。

我们现在看武松的行为觉得无法理解,只是因为我们是在用现代人的价值观来衡量古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武松的价值观和我们是截然不同的。在他眼中,张青夫妇二人的行为并非不可接受,反而品性让武松很是欣赏,因此才会和他们结拜,对他们的包子店的传闻不闻不问。


武松并没有嫉恶如仇,只要这恶人没影响到他的利益他才不管,替兄报仇自不必说,没什么义不义的,就是私仇,打蒋门神也并不是因为蒋门神做了多少恶,只是因为要报施恩的恩,属于得人好处与人消灾,其实反过来说施恩也不是什么好鸟,打杀威棒是法律,要送了钱就可以不打,绝对是贪官。因为用得着武松就给免了还好吃吃喝养着,怎么看都是一个狱警勾结黑恶势力的案例,使用罪犯给他当打手而已。武松得了他的好处替他去打人谈不到什么义。施恩和蒋门神的关系属于黑吃黑。其实梁山的人多数都没有什么是非观念,除了鲁智深真的是不图个人好处,全凭正义感在做事外,好人真不多。只要杀的不是自己的亲朋好友杀了就是杀了,没人过问。

武松杀进张都监家里见人就杀,他家的仆人何罪之有?武松杀人只有一个原因影响到他个人了,至于这个人是不是坏并不重要,假如张都监真的对他好,封个官做让他去杀那些好汉他也一样会做的,武松断臂擒方腊,方腊有什么罪?都是造反,谁比谁强啊。武松杀人不需要理由,交朋友只看对自己怎样并不管人品。


武松不想也不敢惹事,事情闹大了对他不利。

十字坡黑店净干坏事,老板娘人丑又作恶,危害远大于潘金莲。灭了他们,一把火烧了店,然后迈着酷酷的步伐潇洒的离开……这对于武松来说很容易,但他不能这么做。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张青的坦诚让武松不好意思

发现是黑店后,武松及时出手控制了母夜叉孙二娘,但他还没来得及想是要打还是要杀,菜园子张青及时赶到。

忽然闯进来了个人,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下意识的停下来。张青趁着这个机会,赶紧道歉,道歉,再道歉!都已经这样了,武松还能怎么着,只得是放人听他们怎么说了。

武松这人很单纯,至少在飞云浦之前,他的最大弱点就是心软、容易感动。比如宋江、阳谷县令、施恩甚至是张都监,全是几句恭维话加点照顾,就把武松给感动得一塌糊涂。张青也是这样,听说眼前的大汉就是打虎英雄,他马上拜服“久闻大名”,一下就击中了武松的软肋,再怎么着也得听人把话说完吧。

既然武松已经知道咱们开黑店的事,张青夫妇也就不用给自己贴金了,干脆老老实实自我介绍起来。包括那些坏事,曾经做的、现在正做的,张青全抖了出来。

武松一看这两口子居然这么坦诚,毫无保留的把所做勾当都坦然相告了,如果我武松还要为难他们,多少就显得有些计较了。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武松压根就没想过铲除黑店

控制了孙二娘,下来是啪啪给几巴掌,还是抽刀为民除害?其实,武松最多也就是讨个蒙汗药的解药而已。

和一些梁山好汉不同,武松不是什么大恶之人,与作奸犯科的事基本不沾边。当初在家乡闹事打架,误以为自己杀了人的他不敢像别人那样走江湖,反而是稳稳的躲在柴大官人庄上一年多。后来听说家里没事,武松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回家吃炊饼。想法就是这么简单!

武松有两次刺配经历,但每一次的他都是甘心受罚,就想老老实实的做个配军。哪怕第二次是被张都监陷害而刺配,武松也只是【忍了那口气】。心里有怨气,但他也认栽了。

这就是武松的另一个可爱之处,表面看是一个爱打架的大个子,其实内心很老实,对大宋的法律很是畏惧。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尽管此前有除掉潘金莲和西门庆的经历,但那终究是个人恩怨。那时候的武松与嫉恶如仇还沾不上边,否则,别说蒋门神,估计施恩也会挨他一顿打。

至少在血溅鸳鸯楼之前,武松就是一个可爱的大男孩。他喜欢听恭维话,施恩夸了几句,他就上了天,非要给人表演搬巨石绝活;张都监一说欣赏他,武松马上下跪说要“执鞭随蹬报答恩相”。真正的成熟,是血溅鸳鸯楼之后夜走蜈蚣岭时,武松才做了真正意义上“为民除害”的事(除掉淫道,解救良家妇女)。

十字坡上的武松,想都不会想为民除害的事。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事情闹大了对武松不利

由于身份问题,武松不会把事情闹大。他只想苟活下去,哪怕在军营呆一辈子都成。

你以为武松出于正义铲除了孙二娘黑店,官府到时候会给他一个立功的嘉奖?没那么简单。当时的官府怎么样,大家很明白。

说到官府,这正是武松十字坡不敢翻脸的根本原因。陪同的那两名公差,武松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死,否则他去不了孟州。难道告诉孟州那边:两名公差半路死了,我自己来报到?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事实上,当时的武松是带着“求”的语气请张青夫妇放过两名公差。再说,这两名公差是从阳谷县陪他来的,武松曾经的同事。谁都不会忍心看着自己曾经的同事被害。

没了这两名官差,武松会非常的麻烦!所以,如果张青没赶到,武松也不会对孙二娘怎么样,顶多就是逼他们救醒两名同事,然后与黑店井水不犯河水,赶紧走人。

当时的武松就是这么老实。他只想顺利到孟州,不想半途惹事生非。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总之,武松对十字坡黑店的事不闻不问,这与他是否嫉恶如仇没大多关系。我们往往只注意到武松高大全的一面,却忽视了他身上真实接地气的一面。一个大男孩逐渐被逼成山贼草寇,这正是一个英雄好汉成长的最佳典型。


我们常说武松是个“嫉恶如仇”的好汉,但其实,他是不是这样的人,恐怕要读者自己去体会。在我看来,武松这个人物,施耐庵很是费了一番功夫去塑造。——“水浒传”的好汉们,从来都不是一层不变,而武松的心理变化则是全书中最复杂的。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少年武松→小混混

少年武松的性格,是由其家庭因素决定的。由于父母早逝,武松在哥哥武大郎的肩膀上长大,兄弟两相依为命。但是,武大郎身材矮小、面貌丑陋,是十里八乡欺负的对象。武松的宿命是保护哥哥。因此从少年时期,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打架。

打着打着,他自己也变成了小混混,成天没事干就打架斗殴,对此,哥哥武大郎也没少替他受苦,对他是又宠又恨。终于,武松因打死人,背上了人命官司。

因此,少年时期的武松,就是个思想单纯的小混混,从来没想过功成名就、光宗耀祖之类的事。一股脑的就是街头斗殴。

都头武松→幻想报效朝廷

武松因打死人,逃亡至柴进庄园,却不想受另眼相待,导致其身染重疾无人管顾。在柴进庄园偶遇宋江,两人谈得很投机。武松在这一年经历了很多,又受宋江的影响,有了些许报效朝廷出人头地的心思。

却不想,幸福来得也很突然,因景阳冈上偶然打死一只老虎,武松摇身一变,成了清河县百姓心目中的英雄。并因此英雄壮举,被知县老爷委以重任,化身公务人员。彼时,武松被荣誉包围,受宠若惊,从此便一门心思为朝廷效力。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囚徒武松→动摇,但仍抱有幻想

上任以后,武松工作很是卖力,欣然领公干远行。回来时,却不想物是人非。第一次产生动遥,正是因为哥哥武大郎之死,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武松找知县告状,哪知县里的官员贪污受贿,据不受理此案。一气之下,怒斩了奸夫淫妇。但是,武松却甘愿受法律的制裁,即说明其仍然对朝廷抱有幻想。

发配孟州时,武松又得施恩款待,为报恩打了蒋门神后又被张都监抬爱,每日好酒好肉款待,还给他找个媳妇儿。致使武松再次“受宠若惊”,再次决心要报效朝廷。哪知,这一切都只是骗局。被仇恨蒙蔽双眼的武松,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十几条人命化为乌有。

但是,彼时,武松仍有报效朝廷的理想。直到孔家庄再遇宋江,武松再次亲口说出了“招安”的理想,他是全书中第一个提出“招安”的人。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悍匪武松→死心,反抗朝廷

别了宋江以后,武松打算上二龙山,投靠鲁智深与杨志。起初,他是怀着理想,试图用诚意感化鲁智深等人接受朝廷“招安”,在临走前,宋江还多次嘱咐,希望不要忘了前言。

可是,上了二龙山以后,武松却输给了二龙山的氛围,明白了如何做一个真英雄。他不但没能改变鲁智深等人,反而受鲁智深感染,坚定了心中反对朝廷的信念。——要想拯救水火中的百姓,就必须推翻这个腐败朝廷。

此后,武松再也不对朝廷抱有幻想,直到梁山泊招安的最后一刻,武松与鲁智深,均站出来反对了宋江。

事实上,施耐庵描写武松,最主要写他人生的蜕变。由一个对朝廷抱有强烈幻想的人,经历社会的长期迫害后,最终蜕变成一个反抗信念坚定的英雄人物。——借此来鼓励“反抗”!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跟鲁智深相比,武松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坚定了反抗信念,而是在经历了多次迫害、欺骗之后。

书中并没有大篇幅描写武松见义勇为的英雄事迹,唯一一次见义勇为,是杀了飞天蜈蚣,最终还因为莽撞误杀了一个道童。因此,武松的嫉恶如仇,不能单纯理解为杀那些为非作歹的人,何况遭遇张青夫妇的时候,正是他对朝廷产生动摇的时候。彼时,他正是一个囚犯。

真正的大奸大恶,实际上是朝廷,造成社会动荡腐朽的罪魁祸首是朝廷,其他的小奸小恶都算不上真恶。因此,反抗朝廷,推翻腐朽,才是真的嫉恶如仇。

直到最后,武松才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嫉恶如仇”的英雄。


问题提得很好,但有一点不对,《水浒传》里嫉恶如仇的只有鲁智深。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虽然都是武松的出名事迹,前者是为自己报仇,后者是受托为朋友出头。正因为是这样的武松,因此他才会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

所以武松是好汉而不是英雄,他很少会为了现代人认可的正义去为弱者出头。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在《水浒传》里,武松的名气确实很大,因为他做出的几件事都非常有名:赤手空拳,景阳岗打虎;为兄报仇,手刃潘金莲、西门庆;其他如醉打蒋门神,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等也都是非常精彩的故事。

武松过人的本领和快意恩仇的行为,非常符合人们心目中的好汉形象,也有人认为他就是英雄,但严格的拿英雄标准去对照,武松并不符合。

严格的说,武松不是为民除害的英雄。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比如景阳岗打虎,事实上,的确是武松为当地百姓打死了害虫,然而,武松并没有想过要去除害,也从来没有生过念头去帮助当地百姓。虽然武松清楚自己的本领高强,不畏惧猛虎,但用自己的能力去造福民众,还不是他的习惯。

武松来到阳谷县地面,不是为打虎而来,只是路过,同样,景阳冈也是必经之路,假如他换个方向回家,也就没有了武松打虎的故事——除非改写为武松特意去消灭害虫。

武松虽是打虎的壮士,但只是途中偶遇,随手除之,并不是专为老虎而来,也不是特意为民除害;之后他杀死西门庆,虽然为当地除了一霸,也只是为报私仇,而不是为了伸张正义。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同样的道理,在醉打蒋门神中也是如此。

武松发配到孟州牢营之后,管营施忠之子施恩仰慕他的名气,特意结好,二人结拜为兄弟。听说施恩的酒店被恶霸蒋门神霸占,武松知道后大怒,决定为兄弟出气,带酒赶至快活林,痛打蒋门神,夺回酒店。

这明明是为兄弟夺利,可不是见义勇为。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所以,在十字坡孙二娘的黑店里,武松表明他早就知道黑店的名声,但只是说明武松有行走江湖的经验,清楚凶徒的伎俩,他并没有锄强扶弱的想法。

否则,不需要路过,真要嫉恶如仇,武松早就专程上门来铲除害人的黑店了。

实际上,武松基本表现出“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武松有本领免受孙二娘的毒害,面对凶手,他抱着一种戏弄的态度,而不是当作罪大恶极的歹徒,根本没有想过要为民除害。无论谈起孙二娘的暴行,还是看到实物,武松都面不改色,一点也不把无辜冤魂放在心上。

等到张青过来解释清楚,武松和他们马上认作结义兄弟,水到渠成,都无需经过艰难的思想转变。

本质上,他们是一类人,都不把平民百姓的性命放在眼中。

武松不是嫉恶如仇,斩奸夫是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是为兄弟谋利,所以会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

〈完〉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 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立刻删除。

— 感谢点赞、评论、关注


武松嫉恶如仇吗?对这个人设我从《水浒》中是从来没有看到的。作为一个江湖人,武松是快意恩仇,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但不涉及到自身利益的事,他也懒得多管。

相反,那么嫉恶如仇是鲁智深的标签,似乎这个提辖出身的军官从来看不得一些欺凌人的事件,于是在渭南的酒馆里,听到金翠莲的哭声,他怒不可遏。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现代人看惯了武侠小说,就将武侠小说里的人物套入《水浒》,以为《水浒》里的好汉也必须像乔峰、郭靖一样,跑见不平,拔刀相助,为朋友两肋插刀,助危济贫之类的。

但不好意思,作为一部现实主义的名著,《水浒》里的好汉,从来都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个样子。

哪怕是好汉本身,也并不是好汉子的意思,而是对行走于江湖的绿林人物的统称,和民国时对于兵痞的称呼——老总一样。你真不会以为随便一个大头兵就是老总吧。

再回到武松身上,在我看来,武松是那种受不得委屈,有仇必报,有恩也必报的人物。我们在武侠小说里看到的一些人物的为国为民的使命感,在他身上,你是看不到的。

先说除奸夫。

武松在狮子楼上手刃西门庆,主要的原因就是西门庆勾搭了自己的嫂子潘金莲,并一起图谋下砒霜毒死了将自己养大的哥哥武大郎,所以这个仇必须报。

醉打蒋门神是因为施恩对他礼遇有加,他不愿白受好处,才帮着施恩出头,这和侠义无关,也只是吃了人家的好处,就要给人家办事,公平交易而已。

至于快活林在蒋门神手下好,还是在施恩手下好,施恩作为一个管营的儿子,怎么盘剥那些囚徒,是否正义,这和他无关。

甚至说,如果施恩有求于武松,武松懂事,帮了施恩的忙,还有一个隐性的原因那就是如果武松不帮施恩的话,作为一个囚徒,他落在管营的施恩手里,人家可以让你大鱼大肉,也可以让你在一个不知名的早晨“暴毙”而亡。

作为一个在江湖上有着丰富经验的武松,还是深知这一点的。

总之,不管是杀奸夫,还是醉打蒋门神,都和正义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再说大树十字坡下“母夜叉”孙二娘与“菜园子”张青开的黑店,他们杀掉往来的顾客,霸占人家的财物,还将人家的肉做成包子卖给客户,这样的生意,在当时的大宋,也不至只有十字坡有。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连清风山上的土匪矮脚虎王英用人心做醒酒汤呢,连呼忠义,及时雨的宋江不也没有说什么?总之,这是北宋时,甚至在封建时代整个绿林的现状,非武松或者宋江一个人可以改变。哪怕是真正嫉恶如仇的鲁智深,一不小心着了道,差点被孙二娘剁了下酒,不也屁都没放吗?


武松不是嫉恶如仇,顶多算嫉强如仇。他这个人吃软不吃硬,自诩拳头专打天下硬汉。他的处世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犯人,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武松重情重义,既感性又比较理性,加上行走江湖多年,行事风格十分凌厉。其实,武松的道德观念并不强,屡遭大难之后更是变得冷血残酷,直至最后心灰意冷。武松有不少惩奸除恶之举,但他的初衷不是匡扶正义。武松不可能感动中国,不可能成为道德楷模,但他确实在打击罪恶方面做出了贡献。

武松又是一个特别单纯的人,宋江抬举他,他便认宋江为大哥;施恩好酒好肉伺候他,他便甘心为对方两肋插刀;张都监拉拢他,他同样深信不疑。同时,武松又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他怀疑景阳冈下的店家,怀疑潘金莲,最后也怀疑宋江。

把握了这些,我们就很容易理解武松的所作所为了:大哥武大郎是武松唯一的亲人,他返乡的目的就是想重新做人,好好照顾大哥,过太平日子。哥哥被奸夫淫妇谋害致死,武松不仅痛失亲人,还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去知县那里不过是碰碰运气,走走过场,知道无望后他便决定亲手报仇,不惜一切代价。

醉打蒋门神是武松的报恩之举,也可以视为他的创业行动,以及重操旧业:他本来就是街头英雄,这次打服了蒋门神,就等于在施恩那里入了股,以后在牢城营他就成了响当当的人物,又有施恩父子罩着,谁人敢惹?

张青夫妇做的事确实很不道德,但在好汉们的眼里他们夫妻都是好汉。再说了,这些梁山好汉很多本来就是杀人魔头,不是什么道德模范,大家也不在乎这个,循规蹈矩才让人看不起呢。不光武松,连鲁智深这样的完人都把张青夫妇当成了好汉,“好人”。

鲁智深是差点被孙二娘谋害,结果被张青救下,既然张青是他的救命恩人,不打不相识,也就只好不念旧恶了。在张青夫妇面前,武松是绝对的强者,既然对方对自己崇拜敬爱有加,以武松的性格,也就欣然接受了,还跟张青夫妇结拜成了兄弟。


水浒传中女性的形象都是非常凶很毒辣的,其中的孙二娘可以说是狠毒至极,在水浒传的第27回中,孙二娘本来想谋害武松的,可是却被武松发现了,双方正起争执的途中,张青回来了,得知武松便是打虎英雄,孙二娘对武松道歉,并且三人还结成了好兄弟。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武松为何在十字坡毫发无伤?

一、武松对十字坡的恶名略有耳闻

武松在进入十字坡之前,就从江湖上听说过十字坡黑店的传闻,所以心中有所戒备。十字坡是母夜叉孙二娘和菜园子张青的根据地,两人在这里打家劫舍为非作歹,祸害了不少江湖豪杰,有很多前去投奔梁山的江湖好汉,就折在了这里。十字坡如此凶险,过路的人十有八九会发生不测,所以虽然没有人亲眼所见,但是传闻还是有一些的。

武松这个人走南闯北又十分仗义,在《水浒传》中是一个走到哪都能够混的开的人物,关于十字坡经常有人失踪的消息就被武松从江湖上听来了。武松最初对十字坡并不在意,但是走都十字坡前方的时候,得知前方就是十字坡,自然而然的就想起来江湖上的一些传言,心中不自觉就戒备了起来。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后面武松喝酒的时候心神都放在周围的环境上,对手中的酒也是十分的小心,没多大会就判断出来自己屁股下面的这家店就是江湖上传言的黑店!所以就干脆演了场戏,顺便占了孙二娘的便宜。

二、武松性格粗中有细

武松虽然喜欢喝酒,还经常为这个出头,为那个出头,看上去很鲁莽。但实际上武松从来就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他混迹江湖靠的就是小心,这一点在他处理武大郎事件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武大郎被潘金莲害死,武松并没有直接上门去砍杀潘金莲,而是暗地里去请仵作来验身!后来证实了哥哥是被毒死的,而官府又包庇西门庆,这才自己动手执法的。他的这一处理事件的过程,可是把他小心的性格给暴露无遗了,所以他并没有将江湖传言抛之脑后,而是小心的观察整个店和老板娘。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孙二娘开黑店卖人肉包子,武松为何不管?

一、孙二娘夫妇敢爱敢恨、有情有义

其次,孙二娘夫妻虽然杀了很多人,但是他们的确是敢爱敢恨又有情有义的好汉。武松和孙二娘夫妇不打不相识以后,三个人便结拜了,随后孙二娘便知道了武松的悲惨遭遇。孙二娘从那以后便将武松当作是自己的亲弟弟来对待,后来在武松遇到危险的时候,孙二娘更是牺牲自己救了武松的性命,所以说孙二娘夫妇其实对朋友真的是掏心掏肺的,这也是梁山好汉们敬重孙二娘夫妇的原因。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二、孙二娘夫妇并非是滥杀无辜

最后,孙二娘夫妇的确是是开黑店卖人肉包子,但是孙二娘夫妇可不是什么人都杀。一般来说,只有那些江湖混混、贪财好色的人才会被孙二娘做成人肉包子,普通百姓是不会遭遇孙二娘的毒手的。当时武松去孙二娘家的黑店时,也是因为言语间对孙二娘有轻浮之意,所以才险些被孙二娘给杀了做成包子。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孙二娘开人肉包子铺,为何作恶多端还能成为好汉?

因为“好汉”这个词本来也不是形容“英雄”的,绿林好汉自古以来就是形容他们这些杀人越货的强盗的。所以像孙二娘他们这样开黑店,取不义之财,杀人做成人肉包子的,称呼好汉在合适不过。

孙二娘是十字坡的黑店的老板娘,每天干的事情就是开张做生意,每天等着来人到这里吃饭,到时候下了蒙汗药迷倒客人,将他们做成人肉包子,随后拿了他们的钱财。

虽然她跟自己的丈夫菜园子张青有过原则,某些人不能杀,那些人可以杀,但是这个规则形同虚设,她也药倒过一个出家的行者,最后做了人肉包子,见到武松一行人到来后,采取的措施也是先迷倒,然后做成肉包子,可惜武松的江湖经验丰富,很快识破她的计谋,她们的还击就是立马跪下求饶,与武松称兄道弟,化解了北团灭的危机,对于鲁智深也是同样的策略,先是麻翻了鲁智深,但是看得出来他不是一般人,所以急忙救醒,结拜为兄弟,往后上了二龙山也有她们的份;

武松嫉恶如仇,斩奸夫替兄报仇,醉打蒋门神,为何却对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闻不问啊?

所以像张青、孙二娘夫妇这种人,其实是很符合道上的强盗风范的,说白了就是合格的好汉行为,但是把人做成肉包子就是属实恶心的不像人了,但是梁山就是需要这种人才;

宋江大哥想要招安,招安得有实力才行,而孙二娘这种手下不留情,做事干净利索刚好符合梁山情报特种部队的标准,于是宋江立马把梁山山下的四大分店之一交给她经营,为梁山打探消息,留意江湖和朝廷的动向;

最后,梁山被朝廷调遣去征讨方腊,张青死于乱军之中,孙二娘很是伤心,命人火葬之后,大哭一场,自己也最后死于飞刀之下。

结语

其实事实上孙二娘和他的丈夫并不算是什么英雄好汉,只不过是因为当时的朝廷腐败,社会环境就非常恶劣,他们在江湖上作乱作恶,仿佛也变得有正义感,首先他们的行为就是不对的,只不过是因为形势的原因,让他们的行为看起来变得正义很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飞扬丽人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ylady.com/643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