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21年的胡杏儿在不惑之年终于凭实力活成了顶流

没人能否认,这个十二月属于她——胡杏儿

刚在收官不久的《演员请就位2》上摘下了冠军,前天又静悄悄冲上热搜第一:

出道21年的胡杏儿在不惑之年终于凭实力活成了顶流

#胡杏儿怀三胎#

出道21年的胡杏儿,在不惑之年,终于凭实力活成了“顶流”。

人生赢家?

人们只看到她事业家庭双丰收。

但,肉叔只想感叹一句——胡杏儿,终于熬出头了。

01

和她名字的寓意恰恰相反。

胡杏儿,从来都算不上幸运儿。

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三姐妹跟着父亲一起生活。

但独自漂泊的日子显然占更多。

12岁,胡杏儿被送到北爱尔兰留学。

别以为是什么富二代出国体验生活的故事。

家里全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养活,而他的公务员工作能让子女享有国外读书的津贴。去爱尔兰,因为便宜。

如果说留学生活给胡杏儿的人生带来的最大收获,那一定是——学会吃苦。

从学校到镇上需要坐公交,折合人民币约两块。

为了省钱,她选择徒步四十分钟走到,简直是留学群体中的异类。

毕业时要寄运行李,为了省两百块的出租车费,她选择坐公交搬家。

五六个大箱子,她独自一人搬上搬下,还得换乘几次。

到机场一称才发现,行李竟重达两百斤,她一个小女孩硬是扛了过来。

明知自己可能交不上学费,但还是去考了心仪的大学。

胡杏儿想试试,自己能够到多高。

她成功证明了自己——两所名校都给她发来了offer。

果然,一百多万的学费高昂到咂舌,她负担不起,最后还是回了香港。

众多学子梦想的香港科技大学,已经是她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种种意外选择,在冥冥之中决定了她的人生方向。

早早踏入社会,跟她选学校的动机相仿:

家境所迫。

跑去参加港姐的选拔,是因为父亲即将退休,她得贴补家里的开支。

那一年,胡杏儿才20岁。

在扎堆的美女中,她显得格格不入。

一个字,憨。

比赛时紧张过头,跳舞到一半连动作都忘记,一群人中,她显得肢体尤其不协调。

显然,唱跳那一挂就不是她擅长的。

在那时,命运隐约给她找准了定位——演。

评委出了个题,让她表演“喜怒哀乐”。

她表情灵动,像只张牙舞爪的小兽。

尽管称不上演技,但胜在娇憨,也放得开包袱。

就这样,胡杏儿一路挺进,从港姐选举的人海中入选季军。

说她幸运?

不,这一届的三甲人选,注定她未来的路很难走——

当年港姐冠军,郭羡妮。

拥有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十足的混血长相,眉眼立体。

媒体更称她是继李嘉欣后,港姐选美的天花板。

亚军原子鏸出身优越,母亲是香港著名武打明星郑佩佩,梦想是成为一名百老汇演员。

对比之下,季军出道的胡杏儿,远远被甩开了一大截差距。

拼颜值,拼出身,都很难。

细看胡杏儿的外表,和标致也不咋沾边。

婴儿肥,厚嘴唇,皮肤黑黄,牙齿微突。

在当时流行“高知美女”的香港,港科大的高学历为她加了分,这才勉强够到了季军。

一向以毒舌著称的港媒可不买账,阴阳怪气地嘲讽她为“猪扒港姐”。

出名要趁早,即使是“臭名”,好歹出头了不是?

这看似走运的背后,还暗藏一道坎——胡杏儿没赶上港姐风光的好时候。

千禧年之际,曾为演艺圈输送大量资源的香港小姐,在那时已经走上了下坡路。

很不幸,胡杏儿就是最好的证明。

季军头衔虽然让她获得了TVB的敲门砖,但并没有点亮她的星途。

和同年出道的郭羡妮相比,她的运气实在不咋地。

从角色的分量就可见一斑。

出道即高点的郭羡妮,签约TVB后,第一部戏就和古天乐、宣萱、林峰等大牌明星搭档《寻秦记》。

而胡杏儿的资源实在太一般。

分配给她的角色总是邻家妹妹、闺房小姐,都是没什么存在感的小小配角。

胡杏儿曾一度很焦虑:

难不成要一辈子演人家的妹妹?

她曾经壮着胆子问导演,能不能给自己安排一些情感稍微丰富的角色。

结果却惨遭打击:

别做梦了,你不会有机会当主角的。

02

但胡杏儿偏不信命。

好在她有从前吃苦的经历打底。

于是表演,又成了她另一门求学之路。

学霸胡杏儿,最不怕的就是考试。

每一次拍戏,都像是一次小考,她要做的,就是牢牢把握住每一个机会,不让自己考砸。

但,用那句最俗气的话——是金子就会发光。

胡杏儿终于被看见了。

跑了三年龙套后,她混到了个脸熟的机会,饰演《流金岁月》中的弱 智女孩丁善茵。

她的天真与自然,正好与角色相契合,楚楚可怜的长相也给角色加了分。

TVB终于发现:诶,咱们还有这号人?

于是得奖也顺理成章。

那一年,她成功获得了TVB的“飞跃进步女艺人奖”。

这奖,更像是把她遗忘多年的一点补偿。

好学生的努力,第一次得到了认可。

从这之后,TVB开始有意栽培胡杏儿。

她出演了《律政新人王》、《冲上云霄》等当时的大热剧集,虽还是配角,但戏份逐渐加重。

但“应试教育”式的表演风格,也让她的弊端逐渐暴露——

就像班里“死读书”的那个好学生,会把原题一道道啃下来。

但要是换了种问法?

那……这道题就不会了。

在拍摄《冲上云霄》时,演技尚且稚嫩的胡杏儿和当时的影帝吴镇宇演一对情侣。

后来吴镇宇在采访中表示,有新人演员NG三十多次还不过关。

当时作为搭档的胡杏儿,首当其冲地被媒体怀疑是吴镇宇暗指的对象。 (后来吴镇宇公开澄清说的不是她)

演了好几部戏都是一个路子,演技过于套路化,都是一贯的夸张表情。

港媒再次开喷,给她起了个外号:胡囧囧。

眼看着就要熬出头的胡杏儿,在上升阶段被卡在了瓶颈处。

她不服,开始自己寻找解题的方法。

这个一直陷在啃原题里的好学生,终于学会了自己破题。

而她的思路是——让自己成为角色。

《肥田喜事》被认为是她演艺生涯的转折点。

在这部剧里,她要饰演一个身材肥胖的乐天女孩儿。

那时候胡杏儿100斤都不到,公司要求她增重20斤。

胡杏儿答应了。她闭关两个月,在家里专心增重。

全脂牛奶当水喝,雪糕、牛排、意大利面……什么容易长胖就吃什么。

而她也令人惊喜地超过了预期——两个月,成功增肥四十斤。

整个人肉眼可见地圆润了起来。

比起公司规定的指标,这形象更贴合剧中的角色。

《肥田喜事》中的乐天女孩儿,以圆圆滚滚的形象迅速俘获人心,知名度也开始打响。

那一年的TVB台庆上,她被安排站在第一列,与众多TVB当家花旦站在一起。

事业眼看着有了起色。

她终于打破命运的诅咒了?

03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

最难熬的至暗时刻过去,胡杏儿迎接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2011年,她凭借《怒火街头》和《万凰之王》,成功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我最喜爱的电视女角色奖”、“非凡风采女艺员”奖。

这是TVB有史以来第一位“三料视后”。

但质疑声又接踵而至。

胡杏儿的视后头衔,被很多人炮轰为“最水影后”。

那几年TVB已经逐渐式微,许多当家花旦离开,人员严重青黄不接。

杨怡那一年也没什么好的作品,而胡杏儿拿的视后,被认为水分含量太高,名不副实。

视后并没有给她的演艺路带来多少光环。

一个演员的安身之本,是作品。

而获奖后的几年,除了一部《冲上云霄2》以外,她也没溅出多大的水花来。

与此同时,她还经历了受挫严重的一次情伤——那段与黄宗泽人尽皆知的感情,以在视后颁奖礼上的高调公布,到泪洒发布会惨淡收场。

在TVB熬了十多年,她看似登顶,但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成功。

于是胡杏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2015年,她离开老东家TVB,决定来内地发展。

这可以说是一步险棋。

相当于把过往的一切成就清零,从头再来。

毕竟在香港,大家都知道胡杏儿。

转战内地后,你谁啊?

开弓没有回头箭,清盘以后,胡杏儿只能继续苦熬。

来内地发展后,她不温不火地拍了几部戏,都是些评分不高的烂片。

在内地没有观众基础,主角自然也轮不到她,只能打打酱油。

转折,在17年大火剧《那年花开月正圆》。

她在里面饰演一个反派女二,胡咏梅。

本是大家闺秀,却出于对爱的执念,处处为难陷害孙俪饰演的周莹,最终也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尽管角色不讨喜,但已是她进军内地市场最好的一份履历。

她对这个角色的演绎,让人见识到了非脸谱化的反派,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那年花开》为胡杏儿在内地扎稳脚跟,打下了坚实基础。

再到《演员2》,人们从广义上的“知道这么一号人”,到开始真正领略到了她的演技。

在《亲爱的》里,她把一个刚失去孩子的农村妇女,给演活了。

在《误杀》里,她又是一个为母则刚的女警察。

公与私的立场相交织,她精准地诠释了角色的复杂。

她的表演,让一向严苛的李成儒都用上了尊称,更直言夸她“不怕扮丑”。

来到内地,虽然同样是熬。

但见效明显更快了——

在TVB,从打酱油到当家花旦,她花了十年时间才站稳脚跟。

而在内地,从零开始到闯出一片天,她只用了当初一半的时间。

为什么?

04

这都是“熬出来”的本事。

在TVB的十多年,胡杏儿一共拍了近四十部戏。

在TVB最辛苦的时候,她曾经一天拍二十个小时,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周。

甚至,同时拍两种不同类型的剧,在时装戏和古装戏中来回切换,一天需要变装四次。

回到家洗个澡眯十分钟,是她一天中仅有的奢侈。

十分钟后闹钟响起,又要开始拍戏了。

TVB成就了胡杏儿。

她自己也深知这一点。

《演员2》的舞台上,提及过去的经历时,她将TVB称为自己的娘家。

没有TVB,就没有今天的胡杏儿。

但每年都有离开TVB北上赚钱的演员,不少人都遭遇了水土不服。

曾经的视帝黎耀祥,在内地也只能不温不火地发展。

如今胡杏儿的风头远远超过其他老同事们,活成了“北上顶流”。

凭什么是她?

从内因来看。

胡杏儿足够清醒——演员对她而言,只是一份工作。

和胡杏儿演过的律师,空姐,职场白领一样,演员对她而言,只是一份不同的工种,谈不上多么高大上。

既然是工作,就会面临淘汰的可能。

只有不断地向前,才能始终让自己保持核心竞争力。

而胡杏儿也的确做到了。

一个香港演员,却操着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

这是为了适应被北上拍戏的需求,特意练就的。

而在演绎《亲爱的》这个片段时,对不熟悉的安徽方言,她也能速成,就连作为安徽人的赵薇都惊叹:

说得比我还标准。

陈凯歌也不吝惜自己的赞美:

无论什么情境,她都能立刻适应。

并且在适应之外,还能很好地将技巧与情感融合在一起。

胡杏儿的存在,是给演员这个职业“去神化”的。

包括前天因为生三胎上热搜,她也公布表示:

没必要放大女演员怀孕这件事的影响。

“女演员也是职业女性,我也没有比其他怀孕的女性金贵。”

这不是口号,她一直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这一点。

拍《那年花开月正圆》时,她瞒着剧组所有人,没告诉他们怀孕的消息。

直到和孙俪有一场冲突较大的拉扯戏时,她怕孙俪来真的,这才在私下悄悄告诉她。

说到底。

胡杏儿为什么能火?

因为稀缺。

“胡杏儿们”的存在,是来反哺行业的。

能持续产出优质作品,并能给影视圈带来良性循环。

但如今,这样的人越来越少。

影视行业有钱可赚,很多半路出家成为演员的人,都想来分一杯羹。

赚钱不磕碜,可是连基本功,都没几个人能练扎实。

这种浮躁,在年轻演员身上越来越常见。

他们的存在,是在消耗行业。

消耗信任来生产烂片,消耗资源来力捧流量。

不去打磨演技,各个都在争着试探行业的下限。

前段时间刘德华的一个考古采访上了热搜。

他谈到了如今行业的标准下行,连准时、记台词也成为了一个演员的优点。

反正抠图式拍戏,滴眼药水流泪都能演。

反正拍戏忘词没关系,后期一键配音全搞定。

在这种不良风气的侵蚀下,能记住台词的演员,都已是翘楚。

行业标准一再放低,被喂屎的,还是观众。

而这一批在浪里淘沙走过来的演员,便显得尤为可贵。

就像胡杏儿。

她一直把自己的位置摆得极低。

这样不管往哪条路走,都是上坡。

到了巅峰后,才不会有随时跌落的危机感。

就像《演员请就位2》里她的开场白一样:

视后,拿过了。

孩子,也生了两个了。

是时候回来搞一下事业了。

编辑:西雅图不想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飞扬丽人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ylady.com/87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