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神箭》好看吗?经典观后感锦集

《五彩神箭》好看吗?经典观后感锦集

五彩神箭》是一部由万玛才旦执导,仁青顿珠 / 索郎尼马 / 多布杰主演的一部剧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五彩神箭》精选点评:

这部片子对于万玛才旦来说,有些过于流水线了。故事和拍法都恨主旋律,更像是民族风情展览。但也没啥毛病,挺流畅的藏民生活一景。

典型藏地電影,看的是民族文化氛圍,誠心祭祀和箭術同樣重要。

五彩神箭

一开始还以为这个箭术不精、因为技不如人而挫败作出一系列傻事的扎东是个反派,直到他去了传说埋藏神箭的洞穴看到神迹般的壁画后,在舞中箭术终成,才知这个到处槽点的人才是有着最亮人物弧光的主角。独孤求败、扫地僧所有完美的角色都是故事的昙花一现、主角陪衬,只有看似笨拙如郭靖、身世凄惨如杨过、永远单恋的李文秀才是永恒的主角。

比起那些不懂民族风俗的导演拍的,这部电影很有意思。希望再接再厉

整体感觉就像是中移动或平安保险这类的国企广告,阳光下一群藏民在蹦蹬,音乐尤其烂俗,铺的特别满。看完片尾字幕,初步判断为青海某自治州旅游宣传片,洗钱的嫌疑非常大。

2.5。。。套路。。

在大荧幕上看,风景如画

万玛才旦程式化的命题作文,演员表演痕迹略重。大段落的配乐和丰富的镜头语言,几乎遮盖了他过往的风格。而流畅的叙事和圆满的结局,使其尚算一部商业合格的藏区风光片。但当电影的目的变成文化输出和民俗展示,便缺乏了「故乡三部曲」中最宝贵的东西——对藏人生活环境和精神状况的思考。

背离到回归,现实变化与民族的冲突。

《五彩神箭》观后感(一):传统与现代之争并没有好好地展开

较之常见的小成本主旋律,这个至少原汁原味,用少数民族语言拍摄。

其实是很套路的少数民族风情片。之所以上海电影节看重,就是因为这种“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主题,少数民族题材本来就是国产片最喜欢用来去世界各地参赛拿奖用的,外国人就是图看个新奇,但中国人看这个有什么意思呢?来来回回都是那些套路。你要拍得深刻拍出了味道那还能接受,就像《图雅的婚事》。

但这部片子依然是在展示民族风情习俗,关于现代对传统的冲击流于泛泛。我觉得你拍一个少数民族地方受到现代的冲击,倒不如拍旅游开发,这种冲击才是最致命的,不但把环境改变,直接把人也改变了,把当地人都变成了被金钱腐化的奴隶。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震撼?

《五彩神箭》观后感(二):论文摘录

以青海省尖扎县的“神箭”祭祀活动、传统射箭活动和箭崇拜及禁忌为内容编演的故事。其中的“神箭”传说是由于“吐蕃末期,赞普朗达玛继位后,在西藏境内发起了信苯灭佛运动,当时的佛教在西藏进入了‘黑暗时期’。这一消息传到曲卧日(今西藏曲水县)的山上修行的三位高僧(藏·绕赛、肴·格迥、玛·释迦牟尼)那里时,他们便立刻用骡子驮着戒律、论书,向西逃往阿里,后来又北逃至回鹘,几经辗转,最后到达安多地区今尖扎县阿琼南宗、多洛杰扎和今化隆县的丹斗寺一带,燃佛教星星之火于多麦地区。”“朗达玛在西藏境内展开灭佛运动时,有一位名叫拉隆·贝吉多杰的僧人听闻此事后,便寻找机会准备刺杀朗达玛,最終在大昭寺前手持弓箭杀害了朗达玛,之后一路逃命,最终逃到了尖扎的智合寺附近,把杀害朗达玛的弓箭藏在这里,当听闻三贤者也在此处时,便与他们汇合,之后一直潜心修佛,在这里度过余生。”

山神信仰中的“插箭”习俗,即将“箭”作为贡品来祭祀山神,把箭作为祖先灵魂的“依止物”,祈求祖先灵魂附着其上,并借助“箭”的威力来满足信众不同的夙愿。把箭作为男人的生命或生殖力象征。

"拉"为"山顶","则"是象雄语,意为"器皿"或"宫殿",合起来就是"山顶宫殿",意为位于山顶上的神宫。因为"拉则"的主体是由"箭"组成,有人也将其译为"箭丛"、"箭操"、"插箭台"等。

《五彩神箭》观后感(三):愿赌服输其实也是一种领袖风度,是吧,川宝?

我们不需要对传统性抑或现代性赋魅,我们需要对其祛魅。

尽管距离目标无限遥远,但不得不说,这支射向天空并被严重低估的《五彩神箭》无论飞行多久,它都能刚好击中华夏文明的核心。对于万玛才旦来说,放弃隐喻——做商业和艺术上的「一石二鸟者」其实也好,这样也方便大众对其电影母题的观察和理解。

影片一开场,不管是成人还是孩子,都被它充满神圣魅力的表象弄得两败俱伤。事实上,为了不值一提的虚荣心而剑拔弩张早已背离了神的旨意,没了隐性的神性色彩,这种彰显和炫耀「男子气概」的赛事还有什么意思?如果这些吃着「阿妈的果馍切」长大的孩子最终还是走上父辈的老路——成为他们的影子,那么这种引发种族冲突,甚至手足相残的「游戏」不玩也罢。倘若「洛多吉智岩洞里的壁画」真是一文不值,那么这种落后的风俗,甚至错误的文化,我们不去理会、不去观摩、不去传播则罢。

事实上,传统性和现代性一样,同是一把双刃剑。其矛盾性体现在,具有表演性和继承性的「羌姆舞」往往都披着女性气质的衣裳,而具有攻击性和战斗性的「射箭」往往是男性特质的体现。在重男轻女的藏族地区,这些传统文化明显是被激进而不受控制的男性势力所带偏,导致中立的二轮「摩托车」冲出赛事的跑道,最终演变为流血的战争。因此,作为藏族文化的指定继承人,一对情投意合的男女不能喜结连理才是藏族青年真正的痛点。

正如《旺扎的雨靴》所带给我们的启示,现代人混淆且简化了《五彩神箭》上的颜色,从而影响了我们对于民族文化丰富性和少数群体多样性的理解。不仅如此,我们还失去了辨别真伪、批判和反思自我的能力。影片借父辈之口对这一「不知轻重缓急」的年轻群体提出批评的同时,也给出了建议和方向。也正是在那对立而又统一的古典主义语境中,亦在现代规则的框架与传统文化的主导下,处在紧绷状态的两性关系最终跳脱出了二元论的土壤——开始走向平分秋色的和谐。此情此景不禁引人遐想:在高下立判一决雌雄的紧要关头,又有多少人能领会到那份「欲辨已忘言」式的喜悦呢?

《五彩神箭》观后感(四):苍穹之巅的梦

文/梦里诗书

西藏—这片与天为邻的圣洁之地,灿烂而又神秘的古老文化正被新一辈的青年藏人们所传承,但同时他们又有别于老一辈的藏人接受着现代文明的洗礼,电影《五彩神箭》正是以尖扎藏族的传统射箭项目为点,将镜头聚焦新一代藏人青年他们在这苍穹之巅的故事,光影的映画使这时隔千里之遥来自不同文化的青春梦想变的仿若触手可及。

谈西藏题材电影,最为人熟知的其或就仅是冯小宁的《红河谷》,除此之外真正的西藏电影一直都处于一种小众化的常态,即便有西藏元素的大片如《2012》也仅是作为了一种猎奇的噱头,难以得见深沉次的积淀,而评《五彩神箭》不得不提的便是藏族导演万玛才旦,他的电影作品一直坚持全藏语对白,这是一位真正能从他的作品中感受西藏脉搏的导演,其代表作《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更登》《老狗》等电影虽可能并不为人所熟知,但皆为真正着点西藏的精髓佳作,有着极高的电影人文艺术价值,而这次的《五彩神箭》万玛才旦不仅对西藏传统人文的展现上已是有着轻车熟路的老道,影像呈现与电影音乐的善用亦使得《五彩神箭》有着更高的完成度。

电影中在这片土地上的尖扎藏族他们的梦是简单的,取得文化节“五彩神箭”射箭比赛的胜者便是两位主人公扎东和尼玛的梦想,但这梦又是不凡的,因为这场射箭并不仅仅只是一场比赛,开篇便就着点比赛的起源与传说,两位神射手代表的是互相敌对的村子,将“五彩神箭”留在自已的村落便能使村子获得荣耀,这便是生长于斯两位藏族青年眼中最大的梦想,而信仰求助神灵的尼玛总是技高一筹,这让屡战屡败的扎东不仅坚决反对妹妹与尼玛之间的婚事,甚至不惜违规使用现代弓箭从而被取消资格,现代文明的入侵,传统与现代的矛盾是导演万玛才旦在这部电影里留给观众的人文思考。

《五彩神箭》剧情上可能远未能与当下诸多大格局的电影一概而论,它的剧情简单明了,时长也仅有88分钟,却演绎了一场藏族青年关乎梦想若诗般的故事,予人心灵的洗涤是震撼的,这不仅源于摄影上对西藏得天独厚壮美的呈现,也不单是那古老的传说和藏民传统的生活习俗,更多的是关乎电影本身对梦想的感悟,在我们眼中不过仅是一场传统习俗比赛项目的“五彩神箭”,但在万玛才旦的镜头下却演化成了对自然与传统的敬畏,那种扎根于当地藏民心中的信仰,使影像中这苍穹之巅藏族青年的梦绝非一种对利益的角逐,而是一种对荣耀对信仰对文化传承纯粹的藏民之梦。

民族文化的传承与青春的梦想在《五彩神箭》的光影映像中是如此的契合,这苍穹之巅的梦,以电影为媒介塑造了最纯粹质朴的形态,予人了了以最直击心灵美的感悟。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飞扬丽人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ylady.com/88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