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报新闻专访《吉祥如意》导演大鹏:相似的亲情困境引共鸣

海报新闻专访《吉祥如意》导演大鹏:相似的亲情困境引共鸣

海报新闻专访《吉祥如意》导演大鹏:相似的亲情困境引共鸣

·海报新闻记者 胡玥姣 报道

吉祥如意》讲述的是一位喜剧片导演突发奇想,回到东北农村老家,希望将一家人如何过年拍成一部电影,结果遭遇一系列意外。因拍电影而聚齐的家庭成员们,完成了最后的聚会。影片将于1月29日全国上映,并于1月24日开启超前点映。

这个故事,正是源自导演的真实经历。此前发布的电影主题曲《常回家看看》MV中,导演有一句旁白“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到家里面和他们过年了”,“我想拿着摄像机,去她的农村,我想记录一件事情”,拍摄家人春节团聚,就是大鹏最简单纯粹的创作初衷。1月15日,大鹏导演接受·海报新闻专访,讲述了戏里戏外的故事——

从喜剧导演跳跃到拍文艺片不意味转型

过年回家《吉祥如意》引发观众共鸣

《吉祥如意》是我导演的第三部电影,与我之前导演的《煎饼侠》《缝纫机乐队》两部电影不太一样,它是我导演的一部文艺片,会在春节前两周,1月29日跟全国的观众见面。之所以是这样一个时间放映,也是因影片讲述的是一个过年回家的故事。它是一部电影同时也是我个人的一段真实的个人经历。之前在国内的电影节上有过几次放映,是引发了观众们的广泛的共鸣。因为从很多观众角度来讲,他们都会有相似的经历,在过年一个全家团圆的时刻,一家人面对着有关于未来引发的一系列讨论。可能每一家人有具体不同的情况,这种情感和属于中国人的沟通方式是比较普遍的,所以他也会引发一些大家的共鸣。

我承认这种题材突破是一种跳跃。同时我自己觉得它不意味着是一种转型,因为它是我经过了四年去制作的一部电影,它代表着我在这个制作周期内所关注的事情和表达。所以我觉得一部电影的转变不代表着我有心想要彻底的转型,或者是一部电影的回归也不代表着我未来只拍这样类型的题材。我只是觉得在过去的这个四年的创作过程当中,《吉祥如意》所表达那个情感是我在这个创作周期内想要去表达的,希望观众能够看到我的内容。

《吉祥》《如意》组成《吉祥如意》

叙事结构新颖特别情感浓度1+1>2

这部电影是一个比较新颖的叙事结构,从观感的角度来讲,基本上国内的电影观众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电影。它的叙事结构非常的新颖,是一个嵌套的叙事方式。在观看的过程当中,观众是会模糊掉这个界限,不知道面对的这个内容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虚构的,所以这也是它的奇妙和特别之处。

《吉祥如意》是由《吉祥》《如意》两部分组成。当大家看到《吉祥》的部分,会看到一部分事件的真相,看到《如意》的部分会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事件的全貌,而这两者相加的情感浓度是一加一大于二的,该影片的情感浓度是方便大家从全知的视角更广茂的了解到这个事件,然后产生更大的情感共鸣。这个电影的叙事结构在国产影片里来讲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这也是他的价值和意义。《吉祥如意》的内容很特殊,如果是我作为导演去捕捉其他的家庭有类似的故事,恐怕不会是这样的呈现。或者是换一个导演同样的一个家庭可能也不是这样的呈现。

说实话,我自己作为创作者,同时也作为这个事件的亲身经历者,它的过程对我来讲是比较痛苦的。因为它首先是我的一段生活,每当我面对这些素材的时候都觉得这个经历很宝贵,我一次又一次的回到了我们拍摄期的那个农村家乡,面对自己的亲人,面对团聚去遗憾与告别,所以这是它制作周期较长的一个主要原因。

素人出镜的家人片中展露的并非“演技”

拍摄过程痛苦到看心理医生至今无法走出来

我作为一个创作者很感谢家人们的付出,首先他们对我们非常的信任也非常的支持。他们希望我能够完成这样的内容,希望这个内容被更多的观众看到,从而思考自己跟家人的关系,很感谢家人们的信任与支持的。我作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可能作为他们的孩子,无论做什么样的尝试,都是被接纳和被支持的,也更让我清楚和明白家人对于我们的意义。

在电影拍摄的时候,我跟所有剧组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接下来是拍一场天意,拍一场天意这样一个宗旨贯彻了整个拍摄的期间,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很少去干预真实发生的事件,去捕捉日常生活当中的内容。所以家人们不用背负上表演的压力,他们只需要是他们自己就可以了,最后呈现的效果也是非常真实和自然的。

我们在这个拍摄期间遭遇了一系列的意外,对于自己既是导演又是亲身经历者的双重身份,我没有办法在极短的时间里处理非常复杂的情绪,也没办法渴望电影的观众去理解我那时候的感受,只能说它是随着四年这样每一个日日夜夜都陪伴着我,然后最后形成了这部电影,要与观众们见面,它最终得以完成了实现,但在这个过程当中对我来讲是非常痛苦和残酷的,严重到去看心理医生,也是基本上是我在制作的这几年里面的一个常态,到现在也没有办法走出来。因为这个事情还没有结束,所有的事情都要有它的起点和终点,对于《吉祥如意》这部电影以及对于这段我的生活来讲,到它没有上映它都是没有终点的。恐怕是说如果我们在电影上映之后面对了观众的评价之后,可能它会短暂的画一个句点,但截止目前为止还没有。

对票房没有预期和压力

拥有属于它的位置和价值

在制作的过程当中,对于盈创的人来讲是比较难取舍了。电影它作为一个产品,有着很强烈的产品属性。那么你就要去控制这个投入与产出比。虽然四年的时间换来一部电影,看上去其实并不能够被很多人理解。但是对我而言,当这个电影给大家看到之后,我相信它的那种广泛的情感共鸣,会让大家觉得我用四年的时间去做这样一部电影还是值得的。

用电影票房去衡量它是某一个角度,还有其他的角度,比如说它的评价以及收获的观众,特别是这种文艺电影,我觉得还是会拥有属于它的位置和价值。

从我的角度来讲,因为它本身不是一个商业电影的体量。所以从投资的控制来讲,我们会非常好的去把握这个程度,不至于让它去赔钱,可能票房不会像我之前导演的商业电影那么高。从它投入与产出去做一个比较的话,不是一个赔钱的内容。对于票房我是没有预期的,如果他是一个商业电影,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预期,因为也容易算的出来,但它是一个文艺电影,是另外一个阵地。我们国家有非常多优秀的国产文艺片,但是那些片在商业上空间是比较有限的,所以在这个电影上我们没有票房上的期待和压力。

自己操作的电影都很喜欢

未来还会尝试不同的题材

我自己操作的电影,我都很喜欢。电影的创作是一个漫长的周期,不像是一个百米赛跑,就是靠着你的一股冲劲儿,很快的完成这个内容。它是一个马拉松比赛,是一个长线的动作,需要你不停的投入和热情。所以只要确定去做这个事儿,一定是你特别喜欢的,特别有动力的。不然你会中途的时候,无数个时刻觉得失去了热情,这个事情就没有办法去做,所以无论是什么题材的影片,都是我自己特别感兴趣,有表达欲望的。

同时这是第三部被大家看到的长篇电影,《吉祥如意》从导演的技法上来讲,从影片的情感共鸣上来讲,确实比我之前的作品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的。这个是我对于这个内容非常自信的一方面。我觉得我的可能性还很多,可能未来还会尝试不同的题材,这些题材能大家没有看到我作为导演去拍,但是我依然对他们充满信心。

我正在筹备的新电影将会在2021年春节过后4月份开机,那么又会是一部大家比较熟悉的一个方式,喜剧的方式与大家沟通。